晚霞报

登江西聚远楼

□ 邵永义


在江西秀美壮丽的山水间,位于赣东北的革命老区德兴市,素有“金山、银城、铜都”的美称。告别第二故乡三十多年后,我终于有了第一次回德兴的机会。

第二天一早推窗眺望,我的目光被一座古楼点亮,城北对面的山坡上,一座古楼披着霞光,屹然而立!在连绵的群山簇拥下,古楼雕梁画栋,飞檐斗拱,在宝蓝色的天幕前金光闪烁,恍若天外楼阁。

“那楼叫聚远楼。”几个高中同学来接我。聚远楼在元代被毁了,2005年,德兴人民举全市之力,在枕山上恢复建起了这座文化地标。

一车人出城北过河,直奔聚远楼。车子上了枕山,草坡上有三尊铜铸人物像,塑的正是苏轼、苏辙和苏迈。这是纪念苏轼送儿子苏迈到德兴任县尉的情形。

聚远楼是迥廊结构,楼窗外3层内6层,共39米。登上二楼,沿迥廊走了一圈,四方山水城廓尽在眼前。楼的中心是一大型铜雕,刻画出北宋时期德兴人民开矿炼铜的劳动场景。同学程琦说:“当时,德兴人张潜用12年时间发明了湿法炼铜技术,使当时德兴的炼铜技术走在了世界前列,比欧洲人同类技术应用早450年,张潜在古稀之年,历时4年,将研究成果写成了专著《浸铜要略》,这是人类冶金史上第一部炼铜工艺专著。”铜雕上的张潜,长须飘飘,目光炯炯。

原来,德兴因矿业开采而富甲一方,读书出仕,富贵建楼,蔚然成风,在北宋熙宁年间(1068—1077年),德兴名士余仕隆出资兴建了聚远楼,侍郎刘定作记,德兴县令单锡题名“聚远楼”。

宋神宗元丰二年(1079年),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任团练副使。元丰七年,宋神宗下诏,将他移京城稍近的汝州团练副使。苏轼爱子心切,送子赴任,特转道江西,上匡庐,访石钟山,过鄱阳湖,溯乐安河而抵德兴。苏轼在江西一路行吟,留下了《题西林壁》《访石钟山》《聚远楼》等诗文。

德兴县令单锡是苏轼同科进士。他陪同苏轼父子登临聚远楼。苏轼一步步登楼眺望,但见茅山逶迤,洎水轻流,天门雄峙,草木葱茏。感怀自己宦海飘零,空怀壮志,苏轼兴之所致,以《聚远楼》为题,吟成一绝:

“云山烟水苦难亲,野草幽花各自春。赖有高楼能聚远,一时收拾与闲人。”

苏轼诗句一出,天下传诵。皇帝宋高宗读了苏轼的《聚远楼》,特赐御书“聚远楼”。聚远楼因此立入江南四大名楼之一。

我们登上了最高一层,凭栏眺望,洎水河从北向南,护着城市一路奔流,昔日的草岸河滩,枯树石阶,已被整洁的绿地、美观的花台和浆砌的坡岸所代替,洎水河东岸,原先只有山丘和林场,而今全是高楼林立。那座联结东西两岸的木架人字形板桥已不见踪影,一座大桥气势非凡横跨两岸。革命烈士塔顶的红星在苍松中闪着光茫,雄踞天门山顶的那个旧碉堡哨位,现在改成了一个巨型火炬……洎水河畔,一座工业新城、现代山城正在以“德”兴城,在现代化和生态经济的双轮驱动下,迈进新的时代!


来源:晚霞报2019年9月24日 星期二 总第5235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