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小镇记忆

□ 王敏


“为什么流浪远方,为了我梦中的橄榄树”。每每听到《橄榄树》这首歌,我的思绪就会不由自主地飞奔到30多年前我曾生活过的环溪河边那个古朴而美丽的小镇——云合镇。那时,小镇老街上租住着一对不知从哪里来的青年男女,他们有一部单卡录音机,《橄榄树》时常从他们的小屋飘出。

小镇过去是客家人聚居的地方,分布着江西馆、禹王宫、南华宫等会馆,父母任教的学校便设在江西馆。江西馆门前有两棵黄桷树,传说年龄已过百岁,至少四五人牵手才能把树干合围。步入大门,一个庞大的四合院布局的建筑群呈现眼前,前方是戏台,用圆形木柱支撑,整体悬空。左右两边是木结构一楼一底厢房,房外有木板铺成的回廊。后方是正殿,用直径约一米的圆形石柱支撑,梁上精雕细刻着说不出名的飞禽走兽,壁上绘有工笔水墨画。在那里,我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

从江西馆出发沿左前方走约500米便进入小镇那条宽不足3米的老街。街上的民居很有特色,一条深而窄的巷子进去,两边是房间,尽头是天井,给人既幽远又别有洞天的感觉。街上那些卖农具、草药、叶子烟的商铺几乎都是“板板门”,用一块块条形木板排列在一起,上下嵌入槽中,很结实。街上最热闹的地方莫过于茶馆、酒馆,人们3个一堆、5个一桌聚在一起“吹牛”,不亦乐乎。

小镇老街的尽头是城门,门外便是环溪河,河上横卧着一座古石桥。桥上无桥栏,有多少个桥墩我已记不清了,只记得每个桥墩比桥面宽,上面长满了藤蔓。居中的那个桥墩一边是石雕的龙头,一边是龙尾,印证着它的年岁久远,不知它是否就是人们所说的“龙桥”。当环溪河风平浪静时,站在桥上,你可以尽情呼吸夹杂着水草香的湿润空气,甚至仿佛能听见水中的鱼儿在歌唱。但遇上涨洪水,桥面便会被淹没,对岸要过河上学的孩子们就会急得双脚跳。那时总有一个人义务牵着孩子们过河,矫健的身影在被淹的桥上不知要往返多少次,他是小镇水性数一数二的肖大哥。

光阴似箭,小镇昔日的青石板街道变成了柏油路,几大会馆和一排排建有封火墙的民居已被钢筋混凝土建筑取代,好在江西馆那两棵黄桷树还在,多少还能留给我们一些念想。叹息之余,我更加珍惜扎根在我心中、萦绕在我梦中那挥之不去的对小镇的记忆,连同那首能催眠心灵的《橄榄树》。


来源:晚霞报2019年9月27日 星期五 总第5238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