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70年,我的祖国我的家”征文

感受电灯电话

□ 刘宗生


1953年初,我随家庭搬迁,从乡村来到县城。晚上看见街上的路灯,特别好奇和兴奋。虽然只有15瓦,灯光微弱而昏黄,但在漆黑的夜晚仍显得明亮。县城有一个火力发电厂,除街道的路灯外,仅有少数机关单位安装有电灯,居民都是使用桐油、菜油照明。

1957年读初中后,只使用了两年煤油灯照明,县里在魏家岩引涪江水到螺蛳池建成小水电站,我们在学校就用上了电灯,实现了“电灯梦”,但能用电灯的单位还不多。1964年,我在老家洋溪区工作时,当地在观音岩修建一个小水电站,区所在地单位有幸用上了电灯。1975年,我开后门买到一个电表,让我家所在院坝的7户居民安装了电灯。1987年,县里在螺蛳池滩修建起大型水电站,1991年发电,终于解决了城乡民众生活生产用电的难题。之后,又在金华镇、县城打鼓滩、柳树施家湾建成3座大型水电站,让我们不但享用电灯,还尽情地使用电视、电脑、空调、电热毯、电饭煲等电器产品。

实现电话梦的过程开始虽然缓慢,但后来却又迅猛异常。那时的电话机用手摇,通过邮电局接线员在交换机上操作拨通对方,称为摇把子电话。那时打县外的长途电话很麻烦,有时听不清楚,必须要依靠长途交换机接线员帮忙两头转达,多给很多话费。1985年,邮电局在党政机关安装部分自动拨号电话机,以后才逐步推广使用。我到局机关工作时,只有办公室和值班室各安装一部电话。1993年,每个股室才安装了一部话机,但二楼三楼却是几个股室共用一个串联电话,只有一部话机能通话,打电话要排队,而且叫邮电局锁定不能打长途。

1993年后,一些人逐步买起“大哥大”手提电话,但价格上万,通话费高。后又出现BB机,俗称传呼机,也要两千多元一个,接到传呼信号后,再用手机或座机回复,持有者显得很神气,像我们这些工薪阶层买不起。后来BB机降价到几十元一个,我们才赶时髦买来使用,确实也给相互之间联系带来很多方便,公用电话也随之兴盛起来。1995年,座机降价到2600元安装一部时,我在家里安装了一部。住宅电话逐渐普及之后,轻便小巧的手机又流行开来,我们买不起上千元的手机,便购买一两百元一个的小灵通,赶上时代潮流。

我国的科技发展真是快速,手机不断更新。2011年初,我狠下心花830元买了一部海尔手机,可以看微信、摄影,但像素不太高,照相效果一般。后又换用三星手机,直到2018年初,才用1499元购买了华为4G手机,可以摄影、收发微信,在微信上同文朋诗友自由聊天,终于与时俱进。目前,喝坝坝茶的老年人,一边喝茶,一边翻看网上信息,天南地北闲聊一通。进入老年,真想不到我还能在科技信息时代颐养天年。幸哉!乐哉!


来源:晚霞报2019年10月8日 星期二 总第5239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