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1970:成都国庆游行的难忘记忆

□ 温月


1970年9月,成都与首都北京以及全国各大城市一样,开始进入“国庆倒计时”,一如既往地为筹备国庆游行等重大庆祝活动忙碌起来。

我上学放学必经的仁寿巷,有一处市政府某相关部门的库房,专用于存放节日装饰人民南路广场的灯笼、旗帜、彩坊部件、彩灯及线缆和巨幅领袖画像。平日里黑漆大门紧闭,十分安静。这段时间却常常车进人出,热闹非凡,惹得我和众多学生娃儿不时驻足围观。我所就读的成都市回民小学,尽管当年的国庆并非“逢五”“逢十”那般特别,却破例请来美工绘制大幅宣传画,立在校园里。画中那夜空绽放的绚烂烟花,一派喜气,我每每睹之,都兴奋不已,更加急迫地期待国庆节的到来。

随着“十一”的临近,人民南路广场的节日气氛日渐浓烈。那时,没有让人眼花缭乱的高科技“声光秀”,但由普通白炽彩灯串接的灯链,装饰着周边的高楼与大街,赤橙黄绿青蓝紫,简朴中透溢着喜庆,依然撩人心魄。不过,让我多少有点失落的是,或许因为并非“大庆”之年,广场东西两侧没有像国庆20周年那样搭置气势恢宏的高大彩坊,但仍保留了两块巨幅标语牌,红底白字,庄严大方。广场南边的东御街西口和西御街东口,依旧分置着马恩列斯的巨幅画像;两大标志性建筑百货大楼与新华书店,亦披上了盛装。从主席台至锦江宾馆,长长的人民南路两旁红旗飘扬;路边的梧桐树牵起了宛如彩链的灯饰。更有参加国庆游行的方队不时在广场周边进行训练,“一二一”的口令声此起彼伏。那段时间,相邀同学或邻家伙伴到广场溜达,激动而亢奋地咀嚼喜迎佳节的快乐,成了我课余和周日的最爱。

即便在家里,也能感受国庆将至的气氛。大约是9月29日,这天上午学校无课,我正在东城根街的家中,东面广场方向突然传来“咚,咚,咚”的声响。我不禁一怔,稍许才明白过来,原来在试鸣“十一”庆典的礼炮。当晚,人民南路广场继续试灯,从我家窗口向东眺望,明亮橘黄的灯链仿若彩笔,在夜色中勾勒出展览馆雄伟的剪影,煞是壮观。

1970年国庆,为增添节日气氛,成都市首次在人民南路广场布置组字组图的背景方阵。邻家伙伴李明有幸被学校选中参与,每次排练回来,便在我面前炫耀,让我好生羡慕。

不过,我所在的回民小学虽未参加背景方阵,但被安排组织“戴帽”初中班学生参加节日当天的街面执勤。我亦是参与者之一。

9月30日晚上10点,参与执勤的班级按要求全员到校集合,在各自教室里休息待命。学校与广场咫尺之遥,广场上的广播声鼓乐声,声声入耳,我和同学们激动难眠,睁大眼睛等待着出发哨声吹响。

然而,不知什么时候,淅淅沥沥下起雨来。由于没带雨具,我只得暗暗祈愿“老天爷保佑不要下大雨”。

天色在秋雨中渐渐亮起,执勤的学生队伍出发前往目的地。我班被安排在东城根街多子巷口那一段。任务就是在街沿上站成一排,把观看游行的人们挡在身后,不让他们拥上马路造成阻碍。

庆祝大会后,无数的气球从广场腾空而起,随着雄壮热烈的乐曲,盛大的国庆游行开始了。当游行方阵迈着整齐的步伐行进而来时,大街沸腾了!这也是我平生第一次离家在街头观看国庆游行。

冒着濛濛细雨,游行方队踏歌而行,一个又一个从我眼前走过,渐渐消失在长街的尽头……谁曾想,因国家庆典改革,1970年的国庆游行,竟是20世纪成都市最后的一次!


来源:晚霞报2019年10月11日 星期五 总第5242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