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我的快乐之旅
别样民居地坑院

□ 蒋忠民


从函谷关下来,时近中午。河南三门峡的朋友老刘带我们走进陕州街边一家挂着百年老字号的餐馆。饭毕,老刘说带我们去地坑院。问老刘地坑院是什么东东,老刘笑而不语。

出城,上塬。地坑院就在塬上。据资料介绍,地坑院是我国黄土高原地带形成的最古老最独特的民居形式之一,是古代人类穴居方式的遗存,据今已有4000多年。只不过这些被称为“北方四合院”曾经繁衍生息一代代黄河岸边塬上人民的地坑院,早就人去窑塌,我们看见的,是陕州政府挖掘地方民俗文化而新开辟的文化旅游景点。

“见树不见村,进村不见房,入户不见门,闻声不见人”是地坑院的最好写照。地坑院的建造别具匠心,从地表选好一块十四五米见方的位置,从上往下取土一直到五六米深,再向四周开掘,筑成供人生活居住的小型窑洞。每个院子四周,开掘修筑有主人卧室、会客室、伙房、粮仓、杂物间、农具间、磨坊、厕所、牲畜栏等,一应俱全。院中栽种西北农村习见的枣树、柿树等,院墙上挂着红辣椒、玉米棒子等,各窑洞间走廊相通。院上院下绿树成荫,窑内窑外收放有序,曲径通幽,浑然天成。

在一个高高的玉米棒围成的金字塔的地坑院里,柿树上挂着小灯笼般的柿子,乒乓球大小。院子里十几个人忙碌着架设拍摄设备,一个靓女一个帅哥拿着稿子对词。询问方知,这是河南电视台正在拍摄关于地坑院的专题片。

一个院子里有一个雕塑的巨大茶壶,说是“福”满院;另一个园子里聚集着一群老艺人,正准备演奏地方曲艺;还有一个院子里砌着一个长长的灶台,老刘说那是西北农家最具特色的穿山灶。灶台由高到低形如长龙,火势顺着“长龙”肚里的灶膛窜上去,十几个灶眼上,分别担负不同功能的锅,同时烹煮不同的菜肴。这种灶一般在村里人家做酒席或者过年节时启用,省时省力省燃料。

另一个地坑院的一眼窑洞里,80多岁的陕州区非物质文化遗产捶草画传承人朱秀云,正在捶草画。只见她从桌上盛放着各式草叶花瓣的小盘子里,挑选出几片花瓣,放到面前摊开的素色方巾上,再覆盖一层薄膜状的东西,拿起小木槌,或轻或重地锤击。不一会,原生态的花瓣跃然方巾上。面对新奇的捶草成画,我们跃跃欲试。朱秀云老人让我们坐下,依照她先前的做派,操练一番。虽然技艺生疏,捶出来的自然花草画缺少老人作品那种自然鲜活,但毕竟也是一幅作品,大家开心地笑了。

行走在地坑院里,我们仿佛行走在一座巨大的中原西北民居博物馆里,每一个院子都给人不同的视觉享受。当老刘带领我们回到了地面,从地面上看地坑院,地上地下绿树相映,每个院子俨然一幅风情画。微风吹来,将某个院子里高亢的河南梆子吹向四面八方。


来源:晚霞报2019年10月18日(第5246期)星期五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