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东京散记

□ 魏福春


去日本是儿子的主意。他每年假期都会和同学到那里旅游,这次是特地带着我们一起来度假的。跟着儿子旅行,那种快乐不言而喻。

一路平安。成田机场出来,买好京城电铁车票(类似于我们的动车),来到站台,几分钟后,车来了。车上乘客寥寥,座位宽敞舒适,对号入座,人霎时放松。车一路飞驰,每到一站,除了日语、英语,还有普通话报站,心里便有一种亲切感在弥漫。近一个小时,两边的街景还没看够,上野到了。步行10分钟左右,到了网上预订的日式酒店——江户樱花。

我们在这家酒店住了6天,原本以为这是一次轻松之旅——所有的行程都安排在东京范围,有专职的导游和翻译,想不到仍然累得够呛。必游的景点不能错过,掰掰手指还不少,每天早出晚归,几乎马不停蹄,去了浅草寺、浅草文化观光中心,乘坐了隅田川线观光汽船,到秋叶原电器商业街区购买电子产品,还有雨中逛银座,夜晚游新宿等等,天天走得双腿不属于自己,却是兴高采烈,不知疲倦。吃罢日料回到酒店洗完澡,又兴致勃勃动身前往六本木之丘,登上52楼的展望台,东京的夜景一个字:美!楼群、街道、公园、处处灯光闪耀,一条条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如流淌着的灯的海洋。远处的东京塔在五彩缤纷的灯光映衬下,鹤立鸡群,璀璨夺目。

遗憾的是,计划中的富士山之行,取消了。实在走不动也。

在东京的这些天,我印象最深的,是在上野公园漫步,以及观看了一个画展。上野公园是日本第一座公园,也是东京最大的公园。公园内有1300多棵樱花树,每到樱花盛开的季节,这里为一热门景点。风过之处落樱雨下,蔚为壮观,鲁迅先生那句“上野樱花烂漫时”说的即是此处。

我们去的时候樱花早已娇容不再,荷花倒是亭亭玉立,摇曳生姿。令我陶醉其中的,移步即景是其一,其二是东京国立博物馆、西洋美术馆、科学博物馆等都在其间,不远处是东京大学。在这样一个有着深厚历史文化积淀的公园里散步,自是如沐春风,心旷神怡。

画展则是不期而遇。那晚在六本木之丘地铁内看到森美术馆举办盐田千春目前为止最大规模的个人展海报,地点就在我们要去的地方旁边,这当然不能错过。画展给了我不小的震撼。盐田千春的作品包括装置、行为、映像等,主要以记忆、不安、梦、沉默等无形对象为主题,最具代表性的是使用黑色与红色的线布满整个空间的一系列作品。画展的副标题为“灵魂的颤栗”,表达了艺术家希望将心中无法言说的情绪波动传达给他人的愿望。

东京的交通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轨道交通极为发达,电铁、地铁、轻轨兼容,四通八达。走在桥上(东京桥多),时常可见两辆、三辆列车呼啸而过。

我们出行大多乘坐的是轻轨,公交车坐过一次,车费和轻轨、地铁一样,即便一站路,折合人民币也是十几元。轻轨和地铁站内换乘得另付车钱,每次同样是十几元人民币。

公交和轻轨、地铁上都设有优先席,一般空着,不属于优先者不会坐上去。好像也有例外,那天我们去涩谷,地铁上人有些多,优先席依然空着,心里不由感慨,这就是素质。车进站了,有人下,有人上,一位上车的健壮青年看着空座一屁股坐了上去。我第一感觉便是,此为他国游客。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是这青年的,他接通了电话,嘴里一口地道的日语。不禁莞尔,这里文明素质不高的人,也是有的。


来源:晚霞报2019年10月22日 (第5247期)星期二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