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邹忠新含石练功的故事

□ 徐建成


身为国家一级演员、获得全国曲艺终身成就奖的金钱板艺术家邹忠新,虽已去世数年,但其生前表演受到巴渝大地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也受到很多文艺大家的称赞,著名作家高缨为其题词曰:“金声玉振”。但过去少有人知道他含石练功的故事。笔者因1981年与他合作创作了长篇金钱板《岳飞》,在创作的过程中,听他讲他的学艺经历,讲得很详细,所以至今令我难忘。

邹忠新本系四川安岳龙台场人,幼时因父母双亡,随叔叔逃荒到了灌县。5岁时,叔叔病死在了灌县庙子里,他从此开始独自乞讨谋生。为了求生存,他先后拜了好几位民间艺人学唱金钱板,其中有一位名叫孙洪云,教他打板行腔,使他走上了艺讨(即边唱金钱板边讨饭)求生存的道路。但因他是天生的“夹舌头”,说话不清楚,打金钱板仍是发音吐字含混唱不清楚,所以,没有哪位师傅愿意带着他跑江湖。

他小小年纪独自在四川省内各州府县流浪艺讨,7岁时走到了名山县百丈镇。在百丈的茶铺里他见到了师傅孙洪云的师傅杨永昌。杨永昌正在百丈坐馆演唱并讲说(即唱一段讲一段)长篇金钱板《康熙下江南》。杨永昌是金钱板三大流派之一清派的代表人物,唱功十分了得,字正腔圆,让邹忠新听得如痴如醉。他想,连师傅唱得都没得师爷好,如果师爷能教我唱,我就能唱得好金钱板,也能在茶铺头坐馆挣钱,不再走乡串镇地到处去当讨口子了。

身着长衫,年约五旬,慈眉善目的杨永昌听邹忠新说是孙洪云的徒弟,也就接受了邹忠新称他为师爷。邹忠新对师爷说想跟师爷学唱金钱板,他说:“师爷,你可怜娃娃没得妈老汉了,你就赏娃娃一碗饭吃嘛。”杨永昌十分为难地说:“娃娃耶,你是夹舌头,说不清楚话,‘皇帝’你要说成是‘房地’,‘吃饭’你说成了‘骑患’,你咋个吃得下这碗开口饭嘛?”

邹忠新当即双膝落地,跪在了师爷的面前,苦苦哀求,一定要师爷收下他。杨永昌无奈只得说道:“我听人说用胡豆大的小石子含在嘴巴头,能慢慢把舌头下的舌绊打断,舌绊断了,就说得清楚话了。就是含到石头磨舌绊痛得很,不晓得……”

邹忠新当即站了起来,说道:“师爷,娃娃不怕痛。”说罢就跑出场口,到河边上去捡了一把胡豆大的小石子……

杨永昌只得暂且收留了这个徒孙。邹忠新将小石子含在嘴巴头,在口腔里转过去转过来,也不管嘴巴有好痛,他恨不得马上就能把舌绊整断,让自己能吃上唱金钱板这碗开口饭。他心太急,石头与舌头之间的摩擦太剧烈,两三天后,他的舌头和咽喉都肿了,嘴巴张不开,水米不进,眼看就有生命危险,杨永昌这时十分后悔,心想:真不该留下这个娃娃,弄不好我还拉了个命债。

在听杨永昌金钱板的茶客中,有一位得知此情况,对杨永昌说了个土办法,让他用盐水灌进邹忠新的嘴巴头……杨永昌只得死马当成活马医,弄了半碗浓盐水,又用筷子估倒撬开了邹忠新的嘴巴,把盐水灌了下去。

邹忠新大难不死,终于又能张开嘴巴了。断了舌绊,果然说话清楚多了。从此邹忠新天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含着小石子在口腔里不断地转动,不间断地含石练功,从1931年到1966年,他含石练功长达35个春秋,把数十个小石头磨成了圆溜溜的小石子。真可谓是水滴石穿、磨杵成针!


来源:晚霞报2019年10月25日 (第5250期)星期五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