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从排字工到副总编

□ 游乐业


1949年末成都解放时,我还是个少年,唱着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迎来共和国的黎明。接着,在雅安原西康省《西康日报》当排字工人,伴随着新中国走向繁荣富强逐步成长。

刚参加革命工作,面对的一切全新而陌生。记得,厂里发了一册苏联技工学校印刷专业教材,自己爱不释手,激动地钻研好久。后来,我和师兄弟一起摸索出连串字法,即把一个词的字钉事先排好,变一次排一个字为多个字,从而明显提高了效率,受到厂里重视和表扬。

1955年西康撤省后,已在编辑部工作的我,分配工作时主动要求越远越好。后来,我被派到凉山州美姑县搞民主改革、平息叛乱。那些日子,一心想着推翻万恶的奴隶制度,工作的艰辛、生活的艰苦,根本没当回事,反而觉得,这才是锻炼自己和显示人生价值的大好机会。从来没有打过仗的我们,领导给一支汉阳造、几发子弹,稍加培训马上就去站岗放哨。当彝族乡亲知道了我们为谁吃苦,常常对我们热情相迎,乃至亲如家人。一次,我调离工作队,有个曾经是奴隶的姑娘难舍难分,一路哭着送我,翻过山头,劝了好久才停下脚步。这些往事,后来成了自己入党时的初心,忘不了老百姓的情谊和期望。

民主改革结束,我有幸参加了凉山彝区第一张报纸——《凉山报》创刊。当时条件极差,有次停电,连州委书记也带头上阵摇机器发电。在天寒地冻的昭觉,砖头加铁丝箍起火炉,一生火满屋浓烟半天不散。大白天编辑稿件,毛笔从红墨水瓶蘸出的竟是冰渣。深夜下班回到寝室,更是饥寒难耐,久久不能入睡。尽管这样,报纸却一直正常出版。在搞好自身工作的同时,我还给《旅行家》杂志写稿练笔,以《大凉山展翅高飞》和《年轻的昭觉》为题,宣传彝乡变化。

熬过艰苦岁月,结束动乱年代,改革开放号角声中,1983年为筹备《凉山报》改为日刊,我从越西县调回报社负责要闻科,接着又担任副总编辑。

历史大变动中,如何办好民族地区报纸,是自己肩上沉甸甸的担子。自知志大才疏,因此自己总是格外兢兢业业。我们及时反映读者身边鲜活的典型事实,引导人们认真贯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本方针。我们通过多发图片等方式,改变以往报纸呆板、陈旧的面目,排版时更注意突出稿件重要、新颖的内容,让报纸以崭新形象呈现世人面前。

上世纪末,电子排版以强劲的势头迅速进入报业,作为排字工人出身的我,兴奋至极。今天,当新中国70华诞到来,我心中只有一句话∶感谢祖国感谢党,我们这些耄耋老人有幸参与了、见证了波澜壮阔的历史巨变,这一生值了!


来源:晚霞报2019年10月31日 星期四 总第5253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