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险!误把桐子当水果吃

□ 王长绪


这是1964年我到湘粤赣三省交界的大山里,从事地质普查找矿工作后,两位同事讲给我听的一个真实的故事:

我们都是山东人,1959年考进江西抚州地质专科学校物探专业学习。1961年读大二时,那年是学校生活最困难的一年。一次,学校派我们3个同学去拉煤。拉煤回转,在路过一处小山坡时,我们见到有几个小孩正在山坡上的几株绿油油的树下,叽叽喳喳,兴高采烈地采摘树上伸手就可以够到的果子。当时,已经是午后一两点钟,我们也是又饥又渴。于是,我们停下板车,放了肩上的背袢,朝山坡上树下的那几个孩子吼了一声:“嗨,你们干啥!”没想到那声吼,还真把几个孩子吓得沿山坡脚下的一条小路,跑进旁边不远的一个山湾里去了。他们有人手里还提着一个小竹筐。

我们去到树下,一人摘了两三个青青的果子拿在手里,只在衣服上擦了擦,就啃了起来。家乡山东没有这种果子,这种果子不好吃,与家乡的苹果相比简直差太远了,但它毕竟有较充足的水分,我们三下五除二就啃完了两个,然后拉起板车继续往回赶。

谁知,走着走着,我们都发觉不大对劲,心里难受得总想呕吐,接着便有一个同学蹲在地上吐了起来。没多久,我们两个也吐了起来。

当时,幸好有人从后面跟了上来,问我们何事?我们说吃了手里的这种果子。来人说,别着急,你们是吃了用来榨桐油的桐子果了。前面不远有一个公社医院,叫医生拿点催吐药给你们吃,吐完了,休息会就好了。我们赶快到了医院,医生立即治疗,一个多小时后,就好多了,肚子也不痛了。四点多五点钟,我们才把煤炭拉回了学校。

那次经历,给了我们一个很深刻的教训:不懂的东西,千万别自以为是,否则会出大问题。


来源:晚霞报2019年11月1日 星期五 总第5254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