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富春山居之夜

□ 蒲光树


到浙江富春山的当晚,我住进龙门客栈的8009小木屋。木屋建在半山腰,因山随势,错落有致。没有花园,没有水景,没有假山,没有围墙,没有监控。小木屋与青山绿树、与农田庄稼、与小鸟昆虫和谐相伴,一切是那么自然,那么随性,那么洒脱。“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小木屋是一处诺大的观景平台。我站在观景平台,举目四望,眼前展现出一幅精美的“富春山居图”。初夏时节,雨中的富春山,远峰近山,层层叠叠,高低错落,连绵起伏,树木苍苍,百草葳蕤,几处民居炊烟袅袅。山上雾岚飘飘,游走在山峦之间,群山因此而淡妆浓抹,明暗生辉,简约精当,层次分明。

天渐渐暗下来,山也跟着慢慢躲了起来。山下龙门古镇粉墙黛瓦,美而宁静,点点灯光,若明若暗,点缀在茫茫夜色中。

我走进小木屋,上下环顾,木柱木梁,木椽木顶,木门木墙,木凳木床木地板,木头做的简易连体三脚置物架、写字台,屋里充盈着木头自然的淡淡的清香气息,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和惬意。

早年住在乡下,也是木柱木梁木椽,也是十分的自然生态,却总想拼命逃离。那时乡下实在太苦了,整日躬耕陇亩,却永远饥寒交迫。那时好羡慕城里,拼命想往城里钻。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是招工征兵,好在1977年高考了。后来进城了,成天穿行于越来越高的水泥丛林,躲闪着越来越多越开越快的汽车,奔波于老是捉摸不定的眼神……当刚进城时那一份喜悦渐渐远行,在无力住进“牧山别墅”时,便又向往三星镇南新村的“农民新居”,向往今夜的小木屋,向往与自然融为一体的那份恬淡与安宁。

夜很静。没有人声,没有车声,没有音乐声……出奇的静,静得有点不习惯。在这静夜里,只有昆虫在不知疲倦地重复着同一首歌,再就是稀稀落落的雨声。雨是自然的精灵,雨落到田野里,泥土就永远充满春的气息;雨落到树叶上,群山永远不会孤独寂寞;雨落到小草上,碧绿芬芳就会铺满原野;雨落到禾苗上,雨点就是金黄的麦粒……

宁静致远。静夜里,我铺开纸笔,记下这一天的见闻感受。我很庆幸,住进这样的木屋,让我找到了黄公望隐居庙山坞的感觉。

带着这种感觉,我酣然入梦。一觉醒来,已是凌晨6时。只见雨后的清晨,空气微凉,我嗅着绿草的清香,声声鸟语淹没了昆虫的呢喃,薄雾模糊了天地,富春山在薄雾涂抹下,更加的圆润,更加的妩媚。山下的龙门古镇,在雾岚之中,忽隐忽现,宛若海市蜃楼……

在我眼前不就是一幅富春山居图么?原来,我已置身其中!


来源:晚霞报2019年11月1日 星期五 总第5254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