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父爱的力量

□ 曾祥蓉


我的父亲为人古板、朴实。消瘦的脸颊,在岁月的刀砍斧劈中留下道道蜿蜒的皱纹,黝黑的皮肤,在阳光下格外锃亮。在我的记忆中,父亲从没有抱过我,也很少给我表达言语上的关心,小时候我还以为父亲不喜欢我,每次看到他,就有一种莫名其妙害怕的感觉。长大以后,也是和母亲交谈得最多,父亲只是在一旁静静地听着。所以,在我的回忆中,父亲一直都保持着严肃,有一些疏远的威严。

今年5月,一直硬朗的父亲查出肺癌,犹如晴天霹雳,给我们当头一棒。当医生说癌细胞已经扩散的时候,我们三姊妹还异口同声地问医生:“是不是查错了?”这真是一个不能接受的事实!父亲虽然平日里话语不多,但他骨子里透出来的那股坚强朴实一直影响着我们。此时,父亲没有放弃,我们也没有放弃,都希望病情能够出现转机。但是天不遂人愿,癌细胞扩散得很快,毫无办法控制。病情加重导致父亲行走困难,半边身子也不能动弹,语言的表达和记忆能力也随之衰退,只能靠微小动作或想了半天使劲从嘴唇边挤出来的几个字来表达,我们只能用猜的方式,意思说对了他就轻轻地点点头。

然而,此时,被病痛百般折磨的父亲竟想起了他存的零花钱。父亲一向嗜烟如命,可近几年明显减少了抽烟量,把抽烟的钱慢慢存了下来。我找出父亲的存款并把钱放到他手里,父亲用力地说了一个字“钱”,然后盯着我……母亲用会意的口气对父亲说:“放心,你意思是不是待你百年后她们仨都给你出钱嘛?”父亲摇了一下头,皱了皱眉头。母亲这时恍然大悟,明白了父亲的意思,说:“你是不是把钱留给她们仨?”这时父亲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点了点头。一瞬间,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强忍住心酸,笑了笑,表扬道:“老爸,您真厉害,生着病都还为您的女儿们着想,您老人家好好治病,其他的不要想那么多。”说罢,我紧紧地拥抱住了父亲。这个拥抱来得太晚了,瘦弱的父亲,胸膛已不再广阔,肩膀也不再坚实。父亲声音低沉地喃喃道:“想不起来了,想不起来咯……”断断续续说了两遍。这就是父亲啊,在病痛面前未曾吭过一声痛,哪怕记忆逐渐模糊,仍然念着子女,思忖着如何让她们幸福。

如果时光倒流……可是世间没有如果,只有结果。我们只有珍惜眼前不多的时光,好好地陪伴父亲走过最后一段路。每个人的生命都有尽头,为什么要待到失去时,才懂得它有多么弥足珍贵!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劳。父亲的爱,我领悟得太晚,但父爱的力量,却将伴我一路前行。


来源:晚霞报2019年11月7日 星期四 总第5257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