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大 姐

□ 吴耘黎


上个世纪90年代还在企业上班的我,单位经济不景气,国家也刚刚实行企业下岗职工自己购买社会养老保险。一次家庭聚会,我大姐对我说:“老三,你也把社会养老保险买了嘛。”我老婆说:“买什么养老保险,有我一口饭吃,难道还没有他吃的?”当时我还为老婆的一席话感动得泪眼朦胧。

我大姐说:“这可不一样,这可是关系到我兄弟后半生生活的保障,绝非小事,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时隔多年后,一句“万一”的警语真成了现实。我和老婆分道扬镳(离婚),如果不是大姐当时坚持要我买社保并给予经济上的支持,如今步入晚年的我,靠什么来保障“奔七”的生活?

我家七个孩子,大姐并非老大,她上面还有大哥和二哥,但在家中老大姐的风范,却在姊妹兄弟中有口皆碑。50多年前,父母收入捉襟见肘,我尚在读初中,寒暑假得自己挣学费。十三四岁的我,记得一个冷冽的冬天,我在万县星桥河床下面捞碎石片,送往建筑公司做水泥板材料,捞100斤工钱只有0.13元。开始在岸边还能找到,后来就只有打着赤脚下水去捞了,人小力弱的我,担着100来斤总是走不上几十米就得歇脚。那年大姐在忠县农机厂上班,出差来万县工业展览馆做解说员,每天早上早餐她自己只喝一点稀饭,总是把馒头带回家给兄弟姊妹吃。那段时间我总是担着碎石片和河沙,在星桥桥上歇脚等我大姐经过,“拦截”到大姐,她会给我一个馒头,这个镜头至今暖心难忘。

10多年前,我家庭婚变,心情沮丧。大姐担心我一人孤独,一到春节,总是邀我去重庆过年,感受家庭温暖、手足情谊。那几年并不富裕的大姐,推人及已,对我的关怀更是无微不至。知道我胃不好,花500多元钱为我买了豆浆机让我早上打豆浆喝,过完节还备好胃药让我带回家。大姐的医疗卡也常拿给我用于买药。现在,我的胃病大为好转,真有赖于时时关心我的大姐啊!

万州夏天酷热如火炉,近年我总是在暑假去朋友家的避暑房蹭凉。看着我周围的几个朋友都买了避暑房,大姐同我商量,长久之计是不是也买一套?我说没钱,她出主意我们“合资买”,于是大姐约小妹及我,三人花十几万购买了避暑房,名义是我们三人购买,我知道远在重庆的大姐与小妹实质上是支持我,毕竟是我在当地,实际使用多。所有这些并不是大姐经济上有多富有,她也是企业退休,养老金并不高,但要说对兄弟姊妹血浓于水的亲情和爱心,大姐确实“富有”,这是吴家孩子的共识。

十多年前,我家小妹也婚姻解体,大姐除了鼓励她重树生话的信心,还悉心为其担当“红娘”,为小妹物色到称心的另一半,喜结良缘,生活幸福!由此可见大姐对兄弟姊妹的良苦用心!

大姐,您真是长姐如母,我永远感恩,也衷心祝您健康长寿!


来源:晚霞报2019年11月8日 星期五 总第5258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