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难忘胡老师

□ 蒋延珍


多年后发现,一个人的爱好跟小学老师的引导分不开。我爱读书写作,还得感谢胡老师。那时能看到的书非常少,所以喜欢听胡老师在课余时间拓展讲述的《铁道游击队》。写完作业,我就在煤油灯下天马行空续写游击队故事,居然写完3个本子,于是,我爱上了作文。胡老师常常拿我的作文当范文。后来中考时,我续写《卖炭翁》得了高分。

当年胡老师在课堂上总是那么风趣,他教古诗,带着我们朗诵,还模仿动作。有一次他喝了点酒,靠在教室门上,模仿孔乙己。后来居然唱了一曲小令《秋思》,我们以为他只会唱革命歌曲,没想到还会唱词曲,缠着他教我们唱会了好几首。

胡老师当年四十多岁,爱微笑,手里拿根黄荆条子,扬得高却舍不得打痛学生。他是民办老师,有3个儿女,边教书,还要抓紧忙农活。

在我读四年级分班时,我要被调到另一个老师班上。我去求胡老师,他班上五年级就考初中,另一个班要读6年。我向胡老师保证不拖后腿,胡老师让我留了下来。升学的时候,有人传言我没考上初中,我扑在床上哭,当我父亲去问胡老师时,他肯定地说:“你家女儿如果考不上,全班都考不上。”后来,我果然高分考入,谢谢胡老师的鼓励。

读五年级时,教室要新修,我们先搬到数学老师家上课,后来又搬到2公里外的公社戏台上课。那段时间正巧一个川戏班子来演戏,一连十多天,每天上完课我就看戏。川剧里的《柜中缘》《秋江》《白蛇传》等给我留下了深刻记忆。

看完戏,回家会经过邻居家柑桔地,我受同伴唆使:“你娃敢去摘别个的柑子,我们就认你当老大。”我头脑一热,蹿上树,开始捡大个的摘。突然,几个小兔崽子跑了,我透过树缝往下看,邻居大婶正扛着锄头过来。她往树上看了看,捡起我放地上的书走了,我整晚忐忑不安。

第二天,胡老师背了一背麦子来上课,背篼里放了些柑子。下课后把我们几个调皮鬼喊到,帮他捡麦子里的石子。边选边给我们摆一些小故事,听着我脸就红了,埋着头恨不得有个地缝钻下去。胡老师说:“树长弯了,我们可以修枝,人的思想开了岔,不扭过来就危险。”

从那以后,我明白不以恶小而为之。等我们捡完石子,胡老师把柑子分给我们,让大家明白用劳动换取果实才是正道。后来他悄悄把昨天掉的书还了我。

后来我也当了老师。有一次看到退了休的胡老师,他说时常看到一些杂志报纸刊发我的小文章,他很欣慰。没想到胡老师还在关注我,真感谢胡老师的启蒙教育,使我一生受益。


来源:晚霞报2019年11月8日 星期五 总第5258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