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我的快乐之旅

到呼兰看萧红

□ 朱晓剑


到黑龙江去的作家,没有不想去拜访萧红的。萧红的作品所展现出来的黑土文化,魅力无限。

十月的早晨,哈尔滨虽然天气冷飕飕,但进入到呼兰区(原呼兰县),就出现了晴空、蓝天、白云。穿过呼兰河,这条河因为《呼兰河传》而广为人知,看上去这就是北方的一条普通的河流。然后,就进入到了呼兰的老城区。再前行,就进入到以萧红命名的大道。在这条大道的右侧有呼兰文庙,左侧有萧红故居和萧红纪念馆。

在海宁兄的带领下,我们先去了西岗公园。所谓“岗”其实就是浅浅的山丘,类似于南方的山岗之类的地方。

西岗公园也有近百年的历史了。萧红曾经在这里漫步,也曾在这里演出过话剧。今天在这里找不到萧红的这些遗迹。然而,西岗公园却有萧红纪念碑和萧红墓。此墓建于1992年,墓地四周是仿汉白玉围栏,墓内有萧红的一缕青丝,故又被称为“青丝墓”。朋友带来了菊花,大家上前一一祭拜,缅怀这位作家。

祭拜完毕。我们继续参观萧红故居和萧红纪念馆,先去萧红故居。此故居是后来根据东北民居进行仿建的。这里又分西院和东院,萧红小时候主要活动在东院,这里也标识有与萧红有关的遗迹。坐在院坝里,看着这旧时东北民居,遥想着萧红当年在此生活的场景,那些细节似乎不经意间就可以碰触得到。尽管时空在思维里交错,早已复原不了当年的现场。

故居的后面即是“后花园”, 在萧红的作品中也有对这一块的描述。园子并不是很大,萧红在这里游玩,过着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这里还保留了一个葡萄架,树叶有些泛黄,沈文冲先生摘下几串有些干瘪的葡萄,我接着分给大家,味道略有些酸。“这是萧红家的葡萄。”我如此告诉大家,这样似乎就拉近了与萧红之间的距离。

这里的建筑、风物,展现的还是东北旧时风貌。萧红所在家庭是从山东移民而来,一代代勤劳耕作,从而有了这个宅院。从这个院落可以感受到一个勤劳致富的富裕阶层的生活场景。

再去旁边的萧红纪念馆,这是近年所打造的纪念萧红的场所。这个纪念馆分为两层,步入馆内是在地上部分,从地面转入地下,看到萧红的种种生活细节,还有萧红、萧军等人演出话剧的场景。海宁兄讲解着萧红的故事,哪怕是一张照片,他都能讲述出其中的一二来。

天色渐晚,在回程的路上,大家谈论萧红生活的种种,我想起曾阅读过有关她的传记来。从呼兰走出来的萧红,带着倔强的性情生活着,在她的时代,留下的是传奇,也是对未来的期许吧。如今,在呼兰这片土地上,依然可以寻找到她的过去——美好而又忧伤的时代。


来源:晚霞报2019年11月8日 星期五 总第5258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