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保安兄弟

□ 李刚明


那个寒夜,我开车回到小区已经很晚,天空飘洒着纷纷雪粒。小区停电,我正费劲倒车入库时,一个黑胖的身影在车侧出现,黑衣人一手打着手电,照在车的后方,另一只手不断比划引导我顺利停好了车。

我走到他的近前,看清楚正是小区保安小李,黑色的保安制服上已是一层薄薄的雪,瘦削的脸有些酱紫。“我察看了小区整个车库,就您的车位空着,便在这儿一直等您。您看,这天气又赶上小区临时停电。”小李一边放松地跺着脚,一边似有些愧歉地说。

小李打着手电又继续引路,我掏出烟来,刚想抽出一只递上,索性儿整包塞给他,他硬是推卸了几下才“嘿嘿”笑着收下,并不断说着感谢的话。

“应该感谢的是你啊,我的小兄弟!”心里边这样想着,我却没能说出来。

小李到小区当保安时间不长,他在雪域高原一个海拔4000多米的哨所上站了两年岗,退伍后便应聘到了这里当保安。每当有我的寄件或稿费汇单时,他都会及时提醒或亲自送上门来。大概因我也曾经是军人的缘故,自然地我们就多了一份亲近,每次他都是“大哥、大哥”地称呼着,我也就顺理成章应承下来。

保安工资不高,从他偶尔递来的廉价香烟我看得出他很节俭。我问起他为啥干这行,他不好意思说:“大哥!您看我这样文化不是很高,又没有其他技术,干这行可能是最适合我的,还有、还有……”他嗫嚅着没再说下去。

“不过,大哥!您放心,我会尽快当上保安队长,那时工资就会多些了。” 转眼间他又信心满满。

过了不久,小李还真当上了保安副队长。物管经理说都是小区里大妈大爷们极力推荐的。我就想着请他出去吃顿饭庆贺下,他再三推辞,还是被我拉进了小区外一家小酒店,那次他喝得有点高,或许因为小升了职,或许感觉到我真把他当作兄弟。

区宣传部门组织一次先烈英模采风活动,我的采访对象是在区里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山高路远仅是徒步就花了近两小时,方才赶到被采访人家里。接待我的是一对6旬老人,还有他们一个显得有些木讷弱智的女儿。老人的儿子曾经是名优秀帅气的军人,进门的第一眼就能看到挂在堂屋正中的那幅黑框照片,小伙子英俊挺拔、气宇轩昂。两年多前,他在随部队参加地方的一次森林失火扑救行动中不幸遇难。

我结束采访,正打算告别时,英雄的父亲却突然拉着我的手说要拜托一件事:“我的儿子牺牲后,部队和政府都按政策给了很好的优抚待遇。一年多前,家里来了一个小伙子,只说是儿子的战友,离开时坚持留下了2000元钱,说是补贴家用或给小妹治病。后来,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来看望我们并留下一些钱物。你们多宣传宣传他啊,我们也不晓得从哪修来的福,失去了一个儿子,又得到了一个好儿子……”

老人说完,颤抖着双手从一个木箱里翻出一张照片,指着说就是他。我接过照片仔细一看,心头猛然一热——这正是我们小区保安小李啊!


来源:晚霞报2019年11月12日(第5259期)星期二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