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天台漫笔

□ 魏福春


离上次来浙江天台山,有好多年了。前不久随市作协小说、影视组一众作家前往天台山采风,第一站便是石梁飞瀑。

印象中的石梁飞瀑——一石横跨天际,瀑布喷涌而下,“昼夜起风雷”。千古石梁,天下奇观,瀑以梁奇,梁以瀑险,历代文人墨客,有说“梁如卧,中凸端垂,苔藓满缀,斑似龙纹”;有说“形如卧牛”,有说“两龙接舌”……石梁全长6米,梁下有洞,高2.3米,桥背宽仅0.2~0.3米。桥下一挂飞瀑,落差达35米。

因不是周末,一个个景点游人鲜见。我们从容自在,拾级或上或下,不疾不徐,“天下第一印”“小铜壶”“绳索桥”……大家一一驻足停留,拍上几张照片……石梁飞瀑就这样如约而至,出现在我的眼前。

老实说我有点失望,也许是距离的关系,也许是季节的原因,眼前的石梁飞瀑并无我想象中的“横跨天际”之壮观,也没见瀑水穿梁而过,势如奔马,声若惊雷之雄伟。但这并没有影响到我的心情,这些作家聚在一起不容易,他们一个个博学多才,讲古论今,谈笑风生,于我不仅仅是一种享受,也是一次学习的机会。尤其是第二天在国清寺,听沈嘉禄老师一路讲解,真有茅塞顿开、豁然开朗的感觉。我们之前的旅游,就是走马看花,图个热闹啊!

除了石梁飞瀑和国清寺,我们还游览了琼台仙谷和“不与众山同一色,敢于平地拔千仞”的赤城山。

琼台仙谷面积7.3平方公里,是一处比较典型的花岗岩地质地貌景观。我们是第二天下午,同样是在宾馆休息了之后动身前往的。

天空晴朗,秋风和煦,作家们三三两两,沿溪而行,两旁山壁对峙,山势峥嵘峻峭,怪石嶙峋,谷中有“李白题诗岩”“仙人聚会”“双女峰”“佛手峰”等景。山路崎岖,有两匹小马来来回回往山上运送着建筑材料。山中施工,比起平地,要艰难得多了。

穿过几座山洞,来到了百丈瀑。瀑布自山间喷薄而出,色如霜雪,下注成潭,潭水晶莹如黛,名“龙潭”。李白诗云:“百丈素崖裂,四山丹壁开。龙潭中喷射,昼夜生风雷”。潭旁一峰拔地而起,迥然卓立,是为琼台峰。峰上有石形似椅,传说铁拐李每逢中秋节之夜,来此坐椅赏明月,故名“仙人座”。可惜我就此止步,没有再往上登攀。

赤城山是第三天上午去的。赤城山又名烧山,为丹霞地貌,每当旭日东升或夕阳西下,云雾缭绕山腰,霞光笼罩,光彩夺目。元邑人曹文晦形容为:“赤城霞起建高标,万丈红光映碧寥。美人不卷锦秀缎,仙翁泻下丹砂瓢。”故有“赤城栖霞”之称,为天台八景之一。

赤城山不高,338.8米。导游说到达山顶也就40分钟左右。想不到走到半山腰,也就是济公院时,早过了30分钟。导游笑言,她也没走过。这里上山顶还有一半的路程。一多半作家于此停步,没有继续向上行走。山虽说不高,山势却是陡峭,歇下脚的地方极少,一个字:累。

济公院分为东西两院。济公东院于1996年依山而建,两层四开间,高为14.5米,建筑面积达410平方米。院内设济公百态堂。堂中有3尊香樟木雕济公大佛,两侧有79尊铜制济公小佛像,走廊上还设有18尊形态各异的济公像。济公西院建于1987年,为济公幼时读书之地。

自然是要再上一层楼了。我一鼓作气,上得山顶,站在高耸入云的梁妃塔下,竟然丝毫没有气喘吁吁的感觉……


来源:晚霞报2019年11月14日(第5261期)星期三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