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难忘绝密7小时

□ 郭定铭


四川射洪县盐井开凿始于西汉,经过历代发展,到民国时期仍居川北盐场之首。射洪解放较晚,社会秩序一度混乱,土匪、特务捣乱,奸商偷逃盐税,垄断市场,灶商、运销商对政策不解,生产、运销处于停滞状态。

川北盐务管理局,遵照中央财政部的部署,于1951年3月17日向射洪盐场管理处下达了命令,射洪盐场率先在川北实行“场盐公收,销盐统配”这一重大改革,我有幸参加了这一工作。射洪盐场管理处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后,于3月31日晚发出《为奉令自四月一日起实行场盐公收以发票护运商盐希查照由》的训令,下发本场所属的各分处、场务所、公司和查验卡,同时函送射洪、蓬溪、合川、潼南、中江县人民政府和税务局,并印发“射洪盐场管理处布告”在所属地区张贴以示公众周知。

为保新政策的顺利施行,在4月1日施行前是高度保密的。从下发文件正式形成,到正式公布施行仅为7小时。 3月31日晚11点时,在处长办公室内,聚集了秘书,产销科、会计科、总务科的科长,场产股、税政股、文书股的科员等20余人,公文缮写、油印、监印、密封等工作在这里紧张地进行。同时,机关的大门外,已是盐务缉私部队二大队大队部的警卫班战士在岗亭守卫,戒备森严。解密前,机关的工作人员一律不准进出。公文制成后,向14个场务所送达训令。全场划分为4条线路,每条线路由2人护送。我和范启高一起,承担护送5个场务所公文的任务,总里程有30余公里,所与所之间有5~10公里的距离。因是深夜,每到一处很难叫开大门,且要严格办理交接签收手续,中途还要过一次涪江,时间是非常紧张的。当时我心里就想,我是一个由第三区人民政府介绍参加革命工作还不到半年的失业工人,一定要努力保证完成好这一光荣任务,来感谢党的关怀。

深夜12时一到,我与范启高怀揣介绍信,身背公文包,手握新电筒,在漆黑的夜色中急速登程。我们无计时的钟表,一路以小跑的速度向前赶路。穿过2公里路的芭茅林,跨过200余米长的乱石河滩,又急行5公里多的羊肠小道。其间又遇上守夜巡逻的民兵的盘查,深怕他们多耽误我们的时间。经过10公里的急行军,到了第一站大塘溪场务所,很快叫开大门,主任、会计签收了公文。又忙赶送瞿家河、柳树沱两个场务所,再顺涪江而上到达青堤河岸。

不巧,渡船又在对岸码头,在急迫的呼叫“过河”数声之后有了回应,船工很快把我们送到了对岸。到了青堤渡场务所,此处门大、墙高、院深,久呼不应,我们心里十分焦急,后幸亏警队战士听见,为我们开了大门。主任办完交接签收后,我们就立即登程去洋溪,行进中路过我家,范启高说,小郭你何不回家看看你妈妈,机会难得。我心里也想看妈,但又想到我参加工作不久,正在申请入团,我不能因私事影响公务,我很遗憾地说:“不了。”就直奔洋溪。

走过白流寺后,人已感特别疲倦,提不起腿,睁不开眼,头脑也恍惚,走起路来似在飘一样。步履蹒跚地走到离洋溪尚有近1公里的“叫花岩”时,我踩虚了脚,连人带石滚下了半岩上,幸被一些树枝挡住,才未滚下20余米的岩下涪江。好险哦!范启高把我拉了上来。这下瞌睡也没有了,很快到了洋溪镇场务所。我问主任现在什么时间了,他说还没有到7时,你们提前到达又没失密,圆满完成任务,快去睡觉休息。听到这话,我们终于放心了。


来源:晚霞报2019年11月22日 (第5266期)星期五 编辑 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