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给母亲请保姆

□ 傅全章


父亲故去后,母亲从乡下住到了我家。我们大人要上班,小孩要上学,母亲住来时已近80岁,又住在五楼上。为了不让母亲感到孤独寂寞,我和弟弟商量,决定为母亲请保姆陪伴她。

母亲在乡下时,父亲教会了她打麻将、纸牌。因此我们请保姆的条件首先要会打麻将或纸牌。当然,实在不会的也可以,由母亲教。保姆陪母亲打麻将、纸牌,为了提高兴趣,也要来点“小刺激”。为了不让保姆输钱,我们的规矩是:保姆赢了是她的,输了由我们补上。

要请到很满意的保姆不易。有的是母亲不喜欢,有的是保姆不习惯。比如我们为了晚上有人陪伴照料母亲,要求保姆要与母亲同住一室,有的住在本城想经常回家住的就不太愿意。

有一个保姆刚来时,把门边地下所有的拖鞋洗得干干净净,并自信地说:“我先干3天,你们满意了才请我!”看她洗鞋这个动作,再加上她又是开过馆子的,厨艺不错,我们当然乐意地接纳了她。谁知过不了多久,她不再陪我母亲打麻将,而是每天上午、下午都到楼下茶园去打麻将,近午近晚才回家草草弄饭。后来她家里有事,我们也就随她去了。

另一个保姆,身强力壮。炒菜时,不分青菜、白菜,一律大放海椒豆瓣,使得每样菜都是红彤彤的,咸得辣得不能入口。每当这时,她就不好意思傻傻地笑。她说在她家,饭菜都是她老公做。她每天外出蹬三轮车,她是想换个工种才来当保姆的,但她觉得天天在我家憋闷,还不如在外跑起舒心,所以没干多久也就走了。

有一个来自大山深处的保姆,人倒是比较忠厚,但就是学不会打麻将。母亲教得恼火,她也学得恼火,只有走人。

有一个保姆在我家只干了3天就走了,她说太闲了搞不惯,但我很感谢她。她到我家的3天中,恰遇地震,母亲当时坐在阳台上,身边很重的书柜都移动了位置,书柜顶上的合订报都被摇下来。正在母亲惊慌之际,这个保姆把她背下了楼。

还有一个保姆,是母亲比较满意的,因她善于讨母亲喜欢。这个保姆胃口特佳,买再多的菜,一定全做,也不会剩菜,都会被她“一扫而光”。胃口好多吃点不算啥,但她白天出去另寻一份散传单的事,我们觉得这一点不能接受,想辞退,但母亲不愿,她宁愿白天自己一人处,还让我们给这个保姆涨工资。

很多人都认为只要有钱就能请保姆,是可以请,但要请到自己满意的也难。所以夫妻之间还是多关心对方一些,多攒身体少攒钱,让老伴多陪自己一些时间为好。


来源:晚霞报2019年11月26日 星期二 总第5267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