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母亲的梦

□ 余震


“叮铃铃,叮铃铃……”,卧室里的电话铃声一阵紧一阵,从卧室里飘出来,在前厅里回荡着。正在火炉旁看书的我站起来,疾步走进卧室拿起话筒,话筒里传来母亲那熟悉的声音。

母亲在那头问:“你们一切可好?”我答道:“一切都好。妈,你身体可好?”

母亲道:“我好着呢。你哥哥家一切都好。林兰和娃娃呢?”“林兰”指的是我的妻子,“娃娃”指我刚出生4个月的女儿。

我回道:“娃娃脸上有湿疹,林兰抱到医院找医生去了。”“脸上有湿疹?厉不厉害?要找医生抓紧看哟,久了就麻烦了。”母亲千叮万嘱。我答应着。

母亲又道:“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拾柴给你们煮饭吃,梦见‘吃’不是好兆头,所以我打电话问一问。你们这几天要注意,特别是娃娃要好好照顾,一切平平安安就好。等林兰回来给我打个电话……”

母亲絮叨了好一阵子才放下电话。

母亲将近70岁了,与我同住在这个城市里,由于我的居所很狭窄,哥哥家要宽敞一些,所以母亲与哥哥生活在一起。哥哥家与我的居所相隔不太远,大约40分钟路程。以前,母亲经常来我这儿帮我煮饭洗衣做家务,后来母亲年纪大了,走路不方便,很少来了。但是,母亲给我们打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在电话中问这问那,诉说她那永远做不完的梦。

我也听从母亲的话,林兰回来后,我吩咐林兰给母亲回了电话。

第二天午饭后,林兰抱着孩子在前厅看电视,为了下午有充足的精力上班,我在卧室躺在床上午眠。

“叮铃铃,叮铃铃……”床头那部电话叫了起来,把我从梦中惊醒。我翻身抓起电话,原来又是母亲打来的。母亲问:“娃娃把药吃了好些了吗?”

“好些了。”我答道。母亲道:“我昨夜梦见下雨,地上起很大的水,梦兆不太好哟。你们要好好带娃娃,这副药吃了,又去看,听见没有?”

我答应着。母亲又吩咐了我许多事才放下电话。

第3天是周末,我用不着去上班,在家烤火帮妻子带娃娃。

上午11点,林兰准备煮午饭。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妻子打开门一看,原来是母亲。

母亲是拄着拐杖走路来的。天气寒冷,只见母亲戴着一顶帽子,围着围巾,上身穿着一件厚实的防寒服,脚上穿着一双棉花鞋,周身厚厚实实的。

母亲进屋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喘气,半天才缓过神来,说:“人老了不中用了,这点路程走了一两个小时。”我看到母亲的额头上汗涔涔的,吩咐妻子给母亲倒来热开水,把火炉给母亲推近些。

母亲接过茶杯,说道:“我昨夜清清楚楚梦见与你去世的婆婆摆龙门阵,我担心你们有事,所以今天专门过来看一看。你哥哥担心我不让我过来,我是悄悄过来的,没乘车……来,让我抱一下我的乖孙孙。”

我将娃娃抱给母亲,母亲紧搂着娃娃,边说边笑:“娃娃,我的乖娃娃,给婆婆笑一个,笑一个。”娃娃像懂事了一样,果真笑了。

母亲开心地笑了,我和林兰也禁不住笑了。炉火正旺,屋子里一片温暖。


来源:晚霞报2019年11月26日 星期二 总第5267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