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不速之客”和谐满树樱桃

□ 雷仕忠


最美四月天。樱桃熟了!吃货们眼亮了,可是我家那棵樱桃树结果虽多,却一颗也不能吃,只能免费提供给那些“不速之客”享用。奇了!怪了!这“不速之客”是哪方神圣?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老屋种过一棵樱桃树。春天开出一簇一簇白色的花。待花谢了,才慢慢开始长嫩芽绿叶。便编了一条水果的谜语:“后长叶,先开花,圆圆,果儿像红玛瑙,男女老少都喜欢它。” 周末,儿孙们回家,我要他们猜谜语,顺便给科普一下樱桃树知识。

进入新世纪,我退休搬了新家,又种了一棵樱桃树。精心的管理换来了枝繁叶茂,树高六七米,最初那几年一年采果几斤,后来增到十几斤。每年“五一”节前后,或一家老小玩“家庭采果节”,或请朋友玩“友情采摘节”,叙叙新情旧谊。有时摘一袋送门卫尝个新,有时把一时吃不完的鲜果洗净晾干泡酒喝。

但近年结的樱桃却被越来越多的“不速之客”抢先吃了。我们只能干瞪眼!

原来,崇州市这些年来绿化越来越好,山清水秀;就是市中心,也绿树掩映,充满盈盈绿意。生态环境变好了,伴随而来的是鸟儿也越来越多了。

樱桃结果了,鸟儿欢快了。它们哪有耐心等果儿成熟?果子还是青色的,什么画眉啊,白头翁啊,八哥啊,就迫不及待地跑来尝鲜。待果子略有些红时,更是呼朋唤友,好像过欢乐节一般,放开大吃。这一批走了,那一批又来。晴天来,阴天来,下小雨也来,大雨天雨一停马上又可以见到它们的身影!开初,我很是恼火,一旦发现这群“不速之客”,就又拍手又大声吼,撵飞了事。没在家或者没看到,那当然就成了鸟儿们无所顾忌、大啖美果的快活时光。

于是我学农民们的老办法,在竹杆头拴上个又大又红的塑料袋,再把竹竿绑在树上,微风一吹,塑料袋就飘来飘去,估计鸟儿们定会被轰退。谁知鸟儿们根本不吃这一套!三五天光景,果子已被吃光,地面上还到处都是被鸟儿啄掉的果子,好心疼啊!

这样的情况连出现两年之后,我心渐渐平静了下来。细一想,人吃饭,有桌子有碗有筷,有时还要掉饭菜。那鸟儿站在树枝上,担惊受怕,吃饱一次也实属不易。我既然无力改变现状,又何必白费力气枉自操心。更何况鸟儿多,也是好事一桩,说明生态越来越好啊!

这样一想,气就顺了,释怀了,习惯了,就平静了。照样施肥浇水,把果树养得好好的。挂果时节,鸟儿再来,我们就不再吆喝,不再撵飞。白头翁还在枝桠上筑了巢,我们总是轻手轻脚,尽量不打扰鸟儿生蛋、孵蛋、喂小鸟。祝愿它们“鸟丁兴旺”,平平安安。

今年因疫情严重,宅家观鸟,用手机偷拍鸟成为我的新娱乐项目,平添了几分乐趣。

子孙们见我这样对待这些“不速之客”,很是高兴,赞扬我就该这样和鸟儿们和谐相处。

珍惜来之不易的青山绿水和美好生态,我将永远善待这些“不速之客”,永远同它们和谐相处!那就权当我的院子是个小型“自然保护区”吧。


来源:晚霞报2020年5月5日 星期二 总第5348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