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高槐去染云

□ 潘鸣


那日清晨,冒着淅沥的春雨驱车去高槐。头天与村中染云山房的掌柜阿榕约好要喝茶,聊聊她作为新农人的文化创客故事。

出城往东不远驶离公路,下一道坡,拐入村道,咫尺外的喧嚣倏然阒寂。起伏的丘地里时蔬葱郁,绿意流淌。民居多新建的白色小楼,也偶见几盘四合院舍。门前院后皆有竹篱木栅的斑斓花圃,一道老河湾无声环绕村墟。霏霏雨幕中,棵棵虬曲的槐树朦胧成水墨剪影。

染云山房临河而居,是阿榕夫妻的文创工作室,兼作居家、休闲咖啡和乡村民宿。但看起来,“染坊”的特色更为凸显。隔老远即可见院墙边几幕蓝染的纱幔经幡一样迎风招展。入得厅堂,屋顶上大幅的布染写意山水和狂草书法取代了望板,咖啡吧沙发桌凳套面,柜架上陈列的手工布艺、服装饰品、精巧摆件,处处可见植染的走笔和着色。清秀庄雅的阿榕一袭长裙,也是出自她自己的扎染手笔。后面作坊间几口大水缸,蓄了靛色的植物染料。说是很娇气,得定时勾入醪糟或白酒养着,还得恒温伺候,否则那染水是活不成的。

引领我观览了一圈后,阿榕与我在吧堂明净的落地窗边对坐。边闲赏窗外淋漓雨景,边就着氤氲的绿茶聊起来。

“你若专注经营咖啡和民宿,节奏定会轻松很多,自己也能安享一份慢生活,怎么又纠葛上了植染?” 我问话开门见山。

“咳,我们是作为‘创客’被村里迎入的,守着一块宝地就做一份单调的营生怎么甘心?你看这窗外,寸寸都是无限风光啊。人住在这里,美思妙想抑都抑不住。”

阿榕的话题款款展开。她说自己打小喜欢工艺花活,这么些年一直酷爱文创艺术。先后历练过陶艺、插花、咖啡茶道、糕点焙制。一个偶然的机会,她亲睹了一位工艺美术大师的植物染艺展示,从此便痴迷进去。近十年来,为了贯通领会四大植染工艺她先后前往台湾、江淅、贵州、云南多地拜师学艺,往返奔波上万里。

一朵花,一片叶,甚至一枚家常蔬果都是天然染料。经传统手工巧点,倾刻幻化为云彩、山痕、花草鱼虫,在片缕普通的织纱布幔上漶漫流韵。同样的某种植物,因温度、阳光、时令和人为操作的差异,洇染出来的色泽充满变数,常生意外惊喜。谈起这方面的感受,阿榕目光炯炯:“染云,就是要把大自然的山水云霞和万般风情染入世俗生活,染进我们心中,让寻常日子多几分浪漫与丰富。”基于这样的思悟,她将植染嵌入山庄经营。客人前来小饮或入住,总会被她的“染云”之作吸住眼球,啧啧赞叹。为了满足更多人的好奇心,她增设了植染体验项目,客人可进入作坊观摩和尝试亲历手工,还开设了团队讲座和公益云课堂。更惹眼的是在村里田园秀场表演蓝染时装,特邀邻家村姑作模特。表演时,“村色天香”款款律动,引得满座游客村人喝彩……

临别时,阿榕为我来了一段拓染秀。她随意在院里摘了一片槐花叶,置于作坊桌台一方素绢下。抹平,手执一枚麻石,舒腕游走敲击。稍倾,一瓣鲜翠欲滴的槐叶便在绢巾上“活”起来。送我出门,阿榕说,村子是文创基地,要论创客奇人还多呢。比如祖上移民过来的潮扇工艺传人,风情独魅的民谣小院原创乐队,隐士一样的木刻绘画巧匠,还有那位将半辈子悉心收藏的二十万册书籍奉出创办高槐书院的酒店大厨。

我听了好生欢喜,心想,来日方长,往后且慢慢咀嚼他们的故事吧。


来源:晚霞报2020年5月12日 星期二 总第5352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