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辛明路老哥

□ 周云海


“叮咚”……开门。快递小哥把两个大纸箱捧给我说:“周云海。”“是我。” 纸箱上写有“烟台苹果”字样,心里纳闷自己没有烟台亲朋呀?带上老花镜细看,快递单发件人是“辛明路”。啊,又是那位老哥!去年12月份,辛明路老哥从山东乳山市千里迢迢地快递了两箱“烟台苹果”给我。乳山就在烟台边上,可距上海很远呀。初冬时节,我感到了阵阵暖意。

苹果红红的,硕大匀称无瑕疵,脆嫩香甜含微酸。老婆直夸好吃,说外面市场上买不到这样好的苹果。“烟台苹果”嘛,我在小时候就知道这是苹果中的佳品。可惜它的盛名现在被“红富士”“阿克苏”“秦冠”等新贵品种掩盖了。快递小哥给我快递了一个让我穿越少年岁月的时光邮件,很香甜,就像这红红的大苹果。

这样来自远方的快递欢喜,年头里又有过一次。今年新春里,我收到了辛明路老哥快递来的一箱“大喜饼”,给了我春日额外的喜庆!

我与这位山东乳山市的辛明路老哥从没有见过面,仅通过一次简短的电话。他年长我几岁,不太会讲普通话,方言口音又浓重,所以我们一直采用网络文字交流。辛明路老哥是乳山市《仁爱文化》(现更名为《母爱文化》)杂志社的执行主编。他们的杂志是一本市文联主办的专刊仁爱孝心文章,以及反映乳山地区人文风俗和历史文化的季刊。杂志的供稿作者主要来自乳山地区。5年前,一位与我投缘的网络文友高大姐热情地把我介绍给辛明路老师。记得我投去的第一篇稿子是《父亲也如花》,刊发在2015年第三期《仁爱文化》杂志上。可能是我的涉老稿件和作文风格对了编辑部老师的眼,以后杂志社出版的每期杂志都刊用我写的亲情孝爱文章。辛明路老哥在微信上对我说:周老师,我们杂志是内部赠阅交流刊物,作者上稿没有稿费,只给样刊,不好意思啊!如果您以后有空到乳山来玩,我一定好好招待您。

写文,是抒情走心,不是为赚稿费。有稿费写稿,没有稿费也作文。但辛明路老哥不这样想,他对我这个外乡人一直免费给杂志社供稿心里过意不去。于是,有了辛明路老哥一次次地自掏腰包给我快递礼物,以表示对我供稿的奖掖和谢意。

山东的“大喜饼”我第一次品尝,,口感像面包,又不是面包,我感受到了来自北方的浓浓真情、丝丝甜意,红红的“烟台苹果”则把我的思绪切换到久远年代,很温馨、很美好!

辛明路老哥不仅是这样待我,对我给他介绍投孝爱专稿的其他作者亦如此。有文友告诉我也收到了辛明路老哥快递的“大喜饼”。

齐鲁礼仪乡,仁爱有传承。乳山有仁爱文化杂志倾力传扬中华文化,人间有辛明路老哥,不忘初心身体力行。赞辛明路老哥!


来源:晚霞报2020年5月14日 星期四 总第5354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