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高老师 高作家

□ 徐建成


高老师是我的老朋友,几十年的老交情了。

俗话说,姜还是老的辣。他刚退休,就接连放了两声响炮:出版了长篇小说《春雨秋阳》和《蜀中金三角》。前一本书,使他成了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后一本书,由马识途题写书名,何开四作序——两位比他年长和比他年轻的省作协领导以这样的方式鼓励他、肯定他的作品。

过去,有朋友到成都琉璃场街上,打听高老师住在哪里,当地居民就会指点道:高老师就住在场口上,你看嘛,就是那儿,好找得很。如今,有朋友到了琉璃场街上,一打听高老师住在哪里,当地居民往往会纠正道:你问高作家高老师么,你看嘛,就是那儿……

高老师过去当过市区干部,办过金牛报;下过海办过厂当过副董事长、总经理,炒过股,发过小财;在极“左”路线横行时,还坐过学校里自设的土班房——夫人冯大姐天天骑自行车由琉璃场跑青龙场来回不下三四十公里给他送肉炒饭、蛋炒饭,鼓励他坚强地活着,等待着云开日出……

高作家写长篇小说与众不同,既不是爬格子,也不是打键盘;而是既用电脑,又用写字板,双管齐下,每天呕心沥血写一千多字,天也就黑尽了。

过去,高老师只看文学作品,很少写文学作品。我当了多年副刊编辑,他一直不给我投稿,直到我即将告别我所在报社的编辑岗位时,他才投了一首诗来赶末班车,经终审后,很快也就发表了。但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至今,他还以四川省收藏家协会会员的身份珍藏着四川工人日报社寄来的那张稿酬通知单原件。不知若干年后,他的这份藏品会不会增值——超过20或30元的原额?

在高老师和我的朋友中,有的年过花甲或年过半百却既无稳定收入也无退休金或者低保金收入,但仍坚定地在做着文学梦,令朋友们为之感叹复感叹。而高老师高就高在60岁前为生活而打拼,60岁后,女儿已从英国拿到硕士学位归来,老两口也早就过上了说得上富裕的生活,不为衣食愁了,不为儿女焦了,他这才不慌不忙地想起要回归精神家园,要来圆他儿时的文学梦来了。

说来也是,文学与铜钱向来关系不大。靠写作能致富者,好像只有台湾的李敖、香港的金庸、北京的王朔、四川的阿来等为数不多的作家。在全国成千上万的作家中,比例很小很小。

成都市退休教师、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高民祥,至今仍在不醒梦境中。他的第二部小说《蜀中金三角》被某位朋友评价为:把金子打成了铜圆。于是,他为了让金子闪光,又是好几个月绞尽脑汁,少吃少喝,把已出版的二十几万字改写成了四十来万字,昨天又从网上发给了出版社。

愿互联网能圆了退休的高老师刚上网不久的高作家高飞的梦!


来源:晚霞报2020年5月15日 星期五 总第5355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