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第一次爬周公山

□ 王斌


1986年,我还在家乡雅安草坝镇上初一,学校组织秋游,全班同学一致选择去爬周公山(如今的著名风景区)。

秋游那天,天气晴朗。我们乘坐渡船过了青衣江,虽说已是早上九点过了,可山区公路上依然东一团西一团的弥漫着浓浓的雾团,活像电影里的仙境。上周公山的路是一条山路。我们爬了一个多小时,山路两旁的刺笆竹林也就越茂密。我和简林海、王忠、简银瓶4个人正兴致勃勃地往山上爬,“咯咯、咯咯、咯咯”,山路旁的竹林里传来一阵鸟叫声。“是野鸡”,简林海马上大声叫了起来。话刚说完,一只受到惊吓的,拖着长长尾巴的野鸡便从我们身旁的竹林里“扑棱棱”飞了出来,贴着竹梢飞了几转,飞到远处去了。“有公就有母”,简林海和他爸一起上山打过猎,他接着又说,“肯定还有母野鸡”。我们拨开刺笆竹丛,果然看到一只母野鸡正慌慌张张地往竹林里钻。野鸡窝里,六七个比鸡蛋稍小的野鸡蛋赫然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让我们又是好一阵惊喜。

待到全班同学都爬上周公山顶时,已快下午1点了。在周公山的山顶有个仅剩坛底的庙宇祭坛(后来才知道庙宇叫铁瓦寺),周围全是荒地。上了山顶,大家正捡柴烧火准备野餐,“你们快过来看”,不知谁突然大声叫了一声。于是大家便都跑到了山顶北面的陡坡边。站在陡坡上往山下看,但见周公山半山腰云雾缭绕,山底下,青衣江水弯弯曲曲从上游流下来,绕着山脚,又弯弯曲曲往下游流去。而青衣江对岸的草坝镇的房屋、街道、田地,全都安安静静地卧在那里,像一个个或方或圆的玩具模型。站在陡坡上看着看着,一阵凉爽的山风迎面吹过来,陡然间,我的心中还颇有了点“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迈气概。

那次爬周公山秋游,最有纪念意义的当属我、简林海、王忠、简银瓶4个好朋友和班主任郑德全老师在坛底前的合影留念了。照片上,在那个破败的坛底前,我们4个好朋友亲密无间地簇拥在郑老师的身后,一个个脸上都带着开心的笑,永远保留下了我这段美好而难忘的学生时光……


来源:晚霞报2020年5月15日 星期五 总第5355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