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黑竹沟听泉

□ 朱晓剑


周末,朋友相约一起去黑竹沟。从成都出发去黑竹沟,需要数小时之久。沿途遭遇塞车,等到入住预定的旅馆,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于是,吃过晚饭,也就没出门行动,刚好房间里有一册《中国百慕大:黑竹沟》,虽然是一本摄影集,可谓将这里的云山雾海一网打尽了。如此,先来一番纸上行游也好。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意外地看到窗外有一只猴子在悠闲地漫步。我只在房间里注视着它,倒是有几位游客在旁边拍照、逗它,它却没有太多的反应。也许是它见多了这样的“游戏”,故而不去理睬的吧。

吃过早饭,才发现不知几时落雨了,而黑竹沟开放的景区只有两个:蜂巢岩景点和马里冷旧景点,前一个距离很近,大家驱车前往。走过去,尚未进入景区,就看见景点门口的石头上有“石门关”几个字。拾级而上,有石桥、牵手洞、吊桥等处,沿着溪流而行。雨在持续下着,时大时小,这条小道要走到尽头的话,有3公里之遥。

我们沿着溪流行走,大家时不时停下来拍照。我留意到这里的树木种类繁多,倒真是天然氧吧。看到这风景,让人舒心许多。也许是因雨天的缘故,除了我们一行人之外,就只有一家三口在这里“漫游”。

过了几座吊桥之后,众人继续在山路上穿行,我站在吊桥边的一棵树下,索性不再跟着大伙继续走——反正是走过去又要原路返回的。雨不紧不慢地飘洒,站在这里,倒让人想起如果有一壶热茶多好。这雨天正是适宜吃茶,最好是峨边的老鹰茶。但出门的时候却偏偏忘记了带茶,也就只能想象一回陈老莲绘画中的高士图来,在山间听雨、品茶的美妙,正是对生活的映照。

此刻固然达不到这样的境界,却是可一个人听泉,溪流淙淙,在山石间穿行,时不时会撞见石块,飞流横溅,水声并不太大,却是很清澈。时不时有鸟鸣传来,在哪一棵树的枝头,却看不真切,只因这里的树木太过繁密了。也不必管它,就像它的鸣叫打扰不了我听泉观水的乐趣。此刻不由得想起日本作家东山魁夷曾写过一篇《听泉》,其中有句子说:

泉水从地层深处涌出来,不间断地奔流着,从古到今,阅尽地面上一切生物的生死,荣枯。因此,泉水一定知道鸟儿应该飞去的方向。

鸟儿站在清澄的水边,让泉水映照着身影,它们想必看到了自己疲倦的模样。它们终于明白了鸟儿作为天之骄子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东山魁夷虽然同样是听泉,其所关照的是“人人心中都有一股泉水,日常的烦乱生活,遮蔽了它的声音,当你夜半突然醒来,你会从心灵的深处,听到幽然的鸣声,那正是潺潺的泉水啊!”

像我这样的俗人,哪里有他想的那么悠远,不过是站在这里听一听山泉的流淌罢了。等众人返回的时候,我还是站在那儿倾听。“幸好你没有上去,风景都差不多。”有人这样说。

我随意地笑一笑,跟随着大家沿着山路走下去,溪流一直跟着前行,直到我们走出了这蜂巢岩。说起来,像这样的旅行,还真是有些特别,尽管未曾看到摄影集里的风景,却与溪流相遇,何尝不是另一种风景呢?


来源:晚霞报2020年7月7日 星期二 总第5382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