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康定若吉村见闻

□ 蓝星


夏日,疫情渐弱,友人相约自驾游去川西高原重镇——康定领略高原的风采。我还另有一任务,顺道看望在甘孜藏族自治州挂职锻炼的朋友。

经雅康高速公路3小时便到了美丽的康定城。午餐在一家小餐厅吃,老板是成都人。他听说我们来自家乡,特别热情,建议我们先去若吉村适应高原环境,身体适应了再进行高原深度游。

若吉村,距康定城约40公里,是康定市最偏远的藏族村庄之一,海拔3000余米,比康定城海拔略低,大渡河北岸的数座高山就是若吉村的全部。一座铁索桥连接起通向康定城的公路,汽车从桥上通过,晃悠悠的考验着每个驾驶员的心理素质。我们的3辆越野车,头两辆顺利过了,第3辆总有点不踏实,若吉村的村总支书兼村旅游公司董事长唐玉桥听说后,迅速通过对讲机喊来一个本地驾驶员,在他的指挥下,我们最后一辆车终于过了桥。

到了村接待中心,唐书记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他说你们一行12人,刚好一个独立院6间房,无外人打扰。唐书记一听我们是来看望援藏干部,立即兴奋起来,他说:“我就是援藏干部,上世纪70年代受组织委派从老家重庆到康定支援藏区建设,并在这里安家发芽。”听了老书记一席话,我们一行人对这位老援藏干部肃然起敬。唐书记又说:“你们来看望援藏干部我很高兴,咱们有缘,每间房都给你们优惠价。”书记一边对着我们说一边拿着对讲机大声喊:“五号院注意了,客人马上到,要接待好这些省城的客人哈。”

五号院是村里10个接待客人的农家院之一,接待我们的主人家杨大姐兴致勃勃地把我们引进院子。我仔细打量这个五号院:两层楼房,共6个标间,卫生间的洁具还是品牌货,比起城里许多所谓的星级宾馆,不论是宽敞度还是室内设施都要好很多。底楼一个大的娱乐室,里面有机麻、茶几供客人休闲。天井内还有一张长条桌和木椅,还有两个专用烧烤炉,供客人自己烧烤用。院主人杨大姐招呼大家安顿好后,主动作了自我介绍,她说:“欢迎大家到这里旅游度假,我是藏族,也是汉族,因我母亲是藏族,父亲是汉族。”

杨大姐讲,以前这个村是有名的贫困村,这个院子是她家的,以前很破旧,开始扶贫工程后,村里把大家组织起来,用上级政府拨付的扶贫资金,及村里自筹的一些资金,把这些农房统一装修,然后由村里统一用来搞旅游接待。唐书记领导有方,现在整个村子都活起来了。每年村里付她5千元的房屋租金,自己在这里上班有工资,年底村里还要分红。总之,现在政策好,日子过得舒畅了。杨大姐还给我们讲,她有两个女儿,以前都在北京打工,现在家乡的条件好了,有一个女儿和女婿已经回来在村公司上班。另一个女儿在北京已安家,虽然也想回家工作,但已有外孙了,就留在了北京。

我说北京你有女儿在可以常去北京玩了。她说以前去过几次,现在不想去了,那里人多,挤,没有我们这里安逸,这儿空气好,天天大太阳,吃的全是天然无公害的食品。看着深山里朴实的藏族大姐满脸洋溢着幸福,我由衷地为乡亲们感到高兴并祝福!


来源:晚霞报2020年7月9日 星期四 总第5384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