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眼前这座山

□ 魏奎德


眼前这座山,与我朝夕相处,情深意长。它叫牛脑山,在老宅东面300米处,巍峨矗立,众山皆小。

然而更引人注目令人赞叹的是,它形状奇特、体态端庄。

它由底座和峰体两部分组成,其高度分别在350米左右。无论从东南西北任何一个方向远眺近观,那矗立雄踞的峰体都像一枚方方正正的偌大印章,端立于棱角分明的巨大底座——印盘之中。人们还说,它又酷似一朵永开不败的四瓣莲花,而硕大的峰体便是挺拔高洁的花柱。

年轻时我很奇怪,为什么叫牛脑山而不叫印盒山或莲花山?父亲是个较能识文断字之人。他说,人们叫错了,应该是“游姥仙”。见我不解,便告诉我:据传两百多年前,一个暮色四合的秋日傍晚,这山上忽然来了4个白袍女子。半年之内未见她们下山,平时山门紧闭,悄无声息。后来偶有进出,也是风清月白更深人静之夜,且人影飘逸,行踪如萍,谁也未曾见过她们的容颜,谁也未曾听过她们的话语。但在两三年之后,就有人悄悄地上山进庙坐禅悟道了。又过了几年,正当香火鼎盛之时,人们发现这4个白衣女子竟然在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有人说看见几团白烟从山顶冲天而起,一定是她们成仙上天了。人们信以为真,还见山门上赫然写着“游姥仙”三个银光闪闪的大字,乡亲们说,这是仙人走时留下的吉兆,这座山就叫“游姥仙”吧!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的进步,“游姥仙”名字虽好,但叫起来不顺口,名字逐步就变成了现在的“牛脑山”。

而今,到了暮年的我,本应学着前人淡忘这个传说,但我一看见这座山就想起父亲的故事,一想起这个故事就总会把它与清朝中晚期白莲教起义联系起来。

二十多年前的初中历史教科书上说,王聪儿领导的白莲教义军被清军追杀,翻过大巴山进入川东北战斗;《巴渠风物》(中共达县地委宣传部与达县地区文教局合编)介绍了宣汉县白莲教首领王三槐领导义军,智取通江、巴中、南江、平昌、营山、渠县等10多个县镇;近年来我又从一些报刊、资料上,较为具体地了解到巴中阴灵山、恩阳区、通江县唱歌乡等地,到处皆有过白莲教战斗传教的足迹和传说,而我眼前的这座山峰正好处于这片广袤区域的腹心。

况且,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前,游姥仙这一带流传着“白莲教撵来你都不慌”的随口话,这虽然是责备或评论那些做事拖沓行为懒散之人,却也说明义军在此地留下了他们的活动轨迹。

我常仰望着由万千石墩砌成的高墙;也常小心翼翼地抓爬着走过“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湿滑而又陡峭的小径和山门遗址;还常常去看那口早被枯枝败叶填没了的古井;更喜欢常常徜徉在宽阔平坦的山顶之上……

站在山顶,春风拂面,神清气爽。眺望四周,春意盎然,一栋栋巴山民居错落有致,一条条通村公路连着千万家。不远处,巴(中)达(州)高速像一条巨龙,载着千百年来家乡人的梦想腾飞在群山之中……


来源:晚霞报2020年7月9日 星期四 总第5384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