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当年,我挤上高考报名的末班车”

□ 晚霞报见习记者 陈韵如


一年一度的高考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推迟了足足一个月,不同于往昔,考生们总是顶着6月的骄阳走进考场,今年则是在一场大雨的洗礼下参加这场人生中重要的选拔。

在成都市十二中考点外,记者看见了一位戴着眼镜的老同志正在拍照,经过询问,得知他是陪同老友来接送孙儿考试的。他叫温月。温月曾供职于成都市日杂公司,听说我想了解他们那个年代的高考故事,他便向我讲述起自己当年参加高考的经历。

“我出生在1957年。1977年冬,传来全国恢复高考的消息,适龄的邻家伙伴们都踊跃报名,可我当时连想都不敢想,至于为什么?”温月笑言:“人贵有自知之明。本来就缺少扎实的基础,再加之又缺乏日常的锤炼,所以哪怕机会就在眼前,也没有抓住的能力。”

功力虽然不好,但上大学的梦想总是有的,依照温月的喜好,一是综合类大学的中文系,一是美术学院的油画系。虽然那个年代学习油画并非易事,但好在温月家里条件颇好,父母也支持。“可就算如此,那年高考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般艰难,所以我暂时泯灭了心中所想啊。”

1978年6月,成都市日杂公司招工,温月便选择入职成为了一名商店营业员。

一晃两年过去,在这期间,温月自贡的表姐竟然考上了西南师范学院美术系。“这给了我极大的震撼啊!”他回忆到这里时,明显激动了,“自己为什么不能一试呢?这让我本已熄灭的理想又燃起了火星”。

1980年,一个机会终于来临。“我有一个在西师美术系任教的远亲,他在得知我喜爱绘画,并有上大学的愿望后,便来信鼓励我。”在考量了温月专门寄去的绘画习作后,这位远亲认为他符合当时报考的条件,因此提出让他按照考试大纲加紧练习,甚至还提出,如有可能,不妨到重庆,由他亲自指导,如此,录取的机会或许更大一些。

“但我当时已参加工作,去了重庆我就无法继续上班。”犹豫再三后,温月最终放弃了赴渝复习的机会,而是利用业余时间在家自行练习。

“当时报考美术学院,首先要考察的是绘画技巧,要先把习作交给校方审核,看是否具有报考资格。”为了考上的机率,温月没有“将就”将平时的习作送去报考,而是利用报名截止前的时间,争分夺秒地进行绘画。“太玄了!当时决定报考时离截止时间大约只有一周,而我最终完成送审习作时只剩最后一天了!”虽然已是40年前的事,但现在回忆起来,温月还是忍不住地感叹。为了不耽误时间,他的母亲马不停蹄地将封装好的习作和资料送往邮局,并恳请工作人员当面按下邮戳,才放心离去。

很幸运,最终温月通过了资格审查并收到准考通知书。

1980年5月,属于温月的这场考试开始了。在成都的四川音乐学院考点,他参加了专业课考试,以23岁“高龄”,参加了平生的第一次高考,他说自己是“既紧张又兴奋”。通过了素描、色彩、创作三个项目的考核,接下来就是惴惴不安的等待。但是,在按规定体检之后,便再无下文。

“心中虽有遗憾,但并不沮丧。”温月淡然说来,“坦率来说,是自己的底气不太足,所以对于自己‘名落孙山’的结局是有所预料的。不单是当时大学极低的录取率,更是因为在很多高水平的考生中自己并不出彩”。回忆往昔,温月既温和又谦虚,说到情深时,不禁有些红了眼眶,“但我仍要感谢国家,让我这个已经走上工作岗位的普通青年,能够有机会为了实现自己的‘大学梦’而奋力一搏。现在,随着国家高等教育事业的巨大发展,大学已经不再是极少数青年的‘象牙塔’,录取比例的大幅提高,让更多的年轻人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又逢高考,祝愿每一位考生都能金榜题名,梦圆大学!”

温月诉说完这个曲折的故事,再一次郑重地向记者感慨,自己虽然已年过花甲,但仍为自己曾有过参加高考的经历而感动。他说:“它将作为我青春岁月的美好记忆而永留心中!”


来源:晚霞报2020年7月10日 星期五 总第5385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