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家风故事︱我的军人父亲

□ 谢建军


我的父亲出生在1949年前的川西平原,一个祖辈靠以撑船走水道运输为生的农民家庭。

奶奶44岁那年生下了父亲,父亲是家中最小的一个孩子,上有一位大姐还有三位哥哥,从小聪明伶俐,深得爷爷奶奶家中兄长姊妹的疼爱,也是家中接受最多教育的人。

18岁那年,父亲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光荣参军。

父亲进入部队后表现优异,思想进步,很快就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没多久即被选拔到徐州坦克学校进行军事学习,这是一所专门培养部队精英骨干的坦克装甲学校。

父亲从22岁开始,一步步走上了部队军事管理岗位。

为了今后更好地照顾父亲,母亲辞去了在绵阳一家很好的工作单位,也随同父亲一起去了北方。几年后我有幸出生在北方海滨那座部队大院里,成为父母最小的女儿。

父亲戎马半生,少时离家保家卫国!

作为爷爷奶奶最小的一个儿子,忠孝不能两全。奶奶在父亲参军前就已离世,爷爷年龄也近古稀之年,但还是非常支持父亲参军,爷爷在世时一直以这个幺儿为骄傲!

父亲常年带兵拉练,离开军营大院就是长达几个月,但每次回来都会给家中的孩子们带来欢声笑语!回来给我们讲部队训练发生的小插曲,讲参观原子弹实验爆炸的惊险场景……

父亲性格开朗,无论遇到任何大风大浪都不沮丧退缩。“两袖清风,刚正不阿”是对父亲最好的评价!

父亲不仅在军事方面技术过硬,在文学等领域也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年轻时偶尔给《人民装甲兵》杂志投稿,不时有文章刊登出来。

退休后又开始学习诗歌、书法、绘画艺术创作……经过长达20年的不懈努力学习,父亲的书法绘画技能日渐精湛,常有作品在当地老年活动比赛中展出,努力学习的精神值得赞誉。

父亲对子女和蔼可亲,对母亲关怀呵护,父母现已是金婚伉俪,依然保持恩爱的画面。近年母亲腿脚不便,上街时父亲总是紧紧牵着母亲的手,生怕母亲走路有闪失,一如年轻时保持幽默性格逗母亲开心。这样的夫妻情谊令我们羡慕不已。

从父亲身上我看到了大写的“人”字!

父亲送给我们后代的没有名言警句,没有优越的生活条件,没有丰厚的财富,但他的言行举止已率先做出了榜样:事业上努力奋斗,遇到挫折不言败,淡泊名利笑对人生!


晚霞报微信服务号202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