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家风故事︱陪婆婆妈散步

□ 饶国书


我们这里的女人,把丈夫的母亲叫“婆婆妈”。

我退休时,婆婆妈已经是75岁的人了,她在我“老人公”(丈夫的父亲)去世后,就跟着我丈夫的五弟一起生活。

婆婆妈年轻时,一直在城郊蔬菜队种菜,地里种菜、田里种水稻,她都是一把好手。虽然是女性,她能驭牛耕田,提刀杀猪,是个“女汉子”。婆婆妈年轻时能说会道,就算到了75岁,一样嘴不饶人,稍不顺心就会骂得你“狗血淋头”,和她有生不完的气。

婆婆妈这么厉害,和五弟媳妇就有点水火不相容,矛盾越来越大。为了让老人顺心,就按她的心愿,接她搬来和我们夫妻一起居住。

后来我发现,其实摸清了婆婆妈的性格,老人家还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

她口味刁,我就经常做她爱吃的菜,比如老四季豆炖耙了用蒜苗回锅、血豆腐晒干了蒸、凉拌棠梨儿花、凉拌新鲜蕨苔、茴香菜炖腊肉猪脚等,香喷喷的,吃得她眉开眼笑。

老人争强好胜,我在日常生活和起居上,都顺着她心思。以前腿脚好时,她每天要去县城步行街、滨河路散步,我就和她保持一定距离,看她走累了,我才跟上去,把热茶递给她喝几口。后来老人腿脚渐渐不灵便了,我们就给她配了拐杖,我和她走在一起,不时扶她一下,走不多远,就支上老龄人用的架子小凳让她坐下休息,一边陪她拉家常,说说家长里短,听她唠叨年轻时的快乐时光,听她埋怨这埋怨那,重来也不去打断她。

渐渐地婆婆妈不能站起来走路了,但老人家又是好动的人,我们就给她买来轮椅,还买了播放器,下载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流行的革命歌曲,放给她听。老人家不能走路,每天就由我伺候她吃饭、解大小便,推她出去透透新鲜空气、晒晒太阳。

她看到别的老人用的电动轮椅,嚷着让我们给她买。我们一家三代在一起商量,老人毕竟85岁了,记性差、反应慢,又有高血压,怕一不留神出问题。其实我明白婆婆妈的心思,她是希望买个电动轮椅,好让我这已经69岁的儿媳妇能够轻松点,这让我很欣慰,和她也相处得更融洽了。

2010年后,婆婆妈越来越迟钝,变得不太爱说话,我就一遍又一遍放她喜爱的革命歌曲,讲她年轻时的事给她听,希望她能够增强一些对过去的回忆,有益健康。

又是一年花开时,我在成都工作的儿子带女朋友回来认门户。我推着婆婆妈,和丈夫,还有丈夫的姐、弟,一大家二十多人,来到县城郊外,赏桃花、油菜花,听鸟声呢喃、泉水叮咚,四代人一起高高兴兴逛春天。

十七天后,婆婆妈安详地走了。值得宽慰的是她生前我们都尽孝了,老人家过得十分幸福和快乐。


晚霞报微信服务号202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