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电大‘高考’改变了我的命运”

□ 本文由晚霞报见习记者伍亚玲采写整理,内江市市中区关工委副主任周昭荣口述并提供资料


我(主人公周昭荣)参加了1980年的高考,且上了最低分数线。可由于命运的捉弄,我没能被录取,但我相信“知识能改变命运”。最终,在1982年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后文简称“中央电大”)的首次文科招生中,我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实现了人生的重要转折。

1956年底,我出生在四川资阳安岳县。1974年,高中毕业当知青。1977年,我按照政策回城,被分配进内江市制革厂轻革车间,从事准备、开片、鞣制、削匀工作。厂里的工作异常艰苦,火热的夏天,车间的温度都在摄氏40度以上,猪皮的腥味和化学制剂味道混合在一起,臭气熏天。尽管身穿工作服、戴着护目镜,但我时常被熏得眼泪直流……

1977年恢复高考的消息,唤醒了我沉睡的梦。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无论如何也要去试一试。我喜欢读书,爱好写作。在当知青时,我时常往公社广播站投稿,稿件常常被播出;工作后,我经常熬夜写文章,文章被内江广播电台多次播出。

于是,我立刻投入高考的复习工作。工作时间紧、强度大,我一边工作一边复习,还挤时间报名高考补习班。经过3年准备,1980年,我高考成绩上了全省最低录取线。迄今,我还保留着当年的成绩单:政治86分、语文67分……6门科目成绩总分320.5分。但不知什么原因,我没有接到录取通知书。当时,我很彷徨困惑,不知路在何方?

1982年,传来了好消息,除了恢复高考,国家还大力开展各种形式的在职培训和学历教育,设立中央电大。当年上半年,该校汉语言文学专业首次面向全国招生。对我们这拨人来说,无疑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再次点燃了斗志。一边兢兢业业努力工作,一边在工作之余刻苦自学。我每天的学习时间至少在四五小时以上。最终,我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成为中央电大首届文科生,圆了自己的大学梦,成了一名没有“围墙”的大学的大学生。

1982年下半年,我所在的中央电大“82级汉语言文学内江班”正式开课。班里一共有60名同学,有来自制药厂、家具厂的,有来自运输公司、国营饮食公司的,有来自医院、学校的,年龄从十几岁到30多岁都有,有一半多都已结婚生子。

大家都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发奋学习。每天,我们在干完本职工作后,换下油腻腻、脏兮兮的工作服,背上书包,赶到内江总工会的平房教室里听课。虽说是电大,教学却是非常正规的。我们上课时,多半是统一观看、收听人民大学等全国知名大学教授们的讲课录像或者录音,专业课有“古代文学”“外国文学”以及“应用写作”等,然后根据教学安排回家自习做作业。

1985年夏天,经过3年不懈努力,我们全班同学拿到了向往已久的大专毕业文凭。我撰写的毕业论文《“金鹏”腾飞的法宝——内江市钢窗厂开发新产品的调查》被评为优秀论文,在《国内外经济管理》《内江科技》等杂志上发表,这小小的成绩却让我的人生翻开了新的一页。

正是这篇电大毕业论文,引起了时任内江市市中区人事局局长谢自荣同志的关注。经过一系列考核之后,我被录用为国家干部,又于1988年1月调至内江市市中区人事局工作,直到退休。

电大,改变了我后半生的命运。


来源:晚霞报2020年7月17日 星期五 总第5389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