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开车的“尾巴”

□ 黄太平


文友在朋友圈贴出了两张母亲的照片和一张泪目的失去妈妈的伊拉克小女孩在地上画妈妈,然后睡在妈妈胸口的画片,并写下文字“往后余生,我该怎么活,我该怎么熬过?”

文友遭遇了什么?拨通手机,听筒里传来文友极度虚弱、极度疲惫的声音:“我妈妈走了……她在公路边被一辆车撞了……我妈妈还只有62岁……”

刹那间,我深深地感到车祸割开了文友的心——那种母亲陡然离去撕心裂肺的痛伤!这一刻,自己心里也莫名地十分难过。

因为履职,我曾参与了数十件交通肇事案的讨论处理,亦曾亲办过数件此类案件。这些案件中,除极少数被害人仅受重伤外,绝大多数的被害人均因车祸身亡。在得知亲人因车祸离去时,家人无不是剜心的痛;痛过之后便是一个个原本幸福家庭的残缺。

在我办理的案件中有两起印象深刻:一起是,50多岁的货车司机,远远地看见骑自行车的老者从对向车道沿人行道横过公路,司机以为老者会让自己,便沿着己方车道快速行驶,岂料在人行横道处与骑自行车的老者撞了个正着,致老者当场身亡。货车司机被交警部门认定为事故主责,老者为次责。面对交警关于这次事故能否避免的讯问,货车司机答:“如果我让他一下,就可以避免。”另一起是,春节前夕,驾驶摩托车的男子嫌前方大货车行驶缓慢,对向又不断有来车,他便加速从右侧路边超车。谁知刚超过大货车,即将路边沿一行人撞倒身亡。讯问中,他说:“老婆让我赶回去杀鸡。如果我不着急,事故就能避免。”

老话说:夹着“尾巴”做人。其实,开车的人还真有个“尾巴”;这个“尾巴”,就是对生命的敬畏,对道路交通安全法规的敬畏和遵守。无论是谁,生命都是最宝贵的。在汽车社会里,如果每个驾车人都夹着“尾巴”开车,就是为所有生命亮起的“绿灯”。


来源:晚霞报2020年7月21日 星期二 总第5390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