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忆金鸡关

□ 王斌


诗曰:“蔡山龙洞石嵌佳,蒙顶青山石芽茶。白马龙泉潮胜景,日落玄空现彩霞。丙穴甲鱼通地脉,龙山凤尾绕天涯。平羌夜渡沉秋水,金鸡飞过老仙家。”诗句勾连,句句嵌景。这当中,“金鸡飞过老仙家”指的便是雅安两大古关口——金鸡关,飞仙关。“金鸡”“飞仙”二关自古就是雅安的险关隘口,两大古关一进一出,既护佑了雅安的一方安宁,也不失为两道美丽风景。

第一次到金鸡关是在1984年。大姨妈家的六姐结婚嫁到姚桥。作为送亲的亲戚之一,我也跟着到了姚桥镇。快吃晚饭时,我和几个年龄差不多的男孩正在院坝里玩耍,一个男方家的幺叔说:“想不想去金鸡关耍?”“想,咋个不想呢。”于是,我就跳上了那个幺叔的摩托车。十多分钟后,当我站在金鸡关下的公路上时,我的第一感觉竟然是:金鸡关好高啊!

再次到金鸡关是读师范校时,班上组织秋游,一个家住姚桥的男同学推荐去金鸡关。理由是那里是名胜古迹,再者,好多同学都知道金鸡关,但又没有去过。于是,第二天一早,班上五十多个男女同学自行车、货三轮全出动,顺着公路直奔金鸡关而去。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除了野餐时的那份美好同学情怀,金鸡关那古意盎然的关楼,让我至今难忘的,就是公路旁的那份秋日阴凉了。


来源:晚霞报2020年7月24日 星期五 总第5393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