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连吃带裹

□ 徐建成


连吃带裹,又称为“吃裹搅”。意即吃一带二眼观三,多吃多占。

儿时街头有一个卖牛肉肺片的。说是肺片,其实是牛杂、牛头皮切成的薄片,层层叠叠摞在一个盆盆头。盆盆斜放着,盆底装了些酱油海椒水,一分钱吃一片,专卖小娃娃的钱。只要你有一分钱交给卖肺片的老头儿,就有资格拈起一片薄如纸片的肺片,闪悠悠地按进蘸水中去蘸饱了酱油海椒水,然后手杆一弯,筷子一倒拐,颈项一伸,流汤滴水的肺片就进了嘴巴头,辣乎乎的,吃得围着看热闹的小朋友口水直往肚里流。那看热闹的味道,如今想起都要流口水。

记得那个卖肺片的老头儿眼睛不大好,总是弯起腰杆,把眼睛定格在小朋友的筷子尖尖上,只怕哪个连吃带裹,一分钱吃了他两片肺片。

有一回,我们陪一同学去吃肺片。他摸出一个两分的硬币交给老头儿,老头儿正在揣钱之时,他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起筷子,拈起肺片(我看清楚了是两片重起的),按进蘸水,老头儿还未来得及弯腰之时,肺片已飞进了他的嘴巴。老头儿正要张嘴说什么,他又拈起了一片肺片,在老头儿眼前闪悠悠地晃动着:“看嘛,好薄哦。”然后才去蘸调料,再慢吞吞地送进嘴巴头去。

上学路上,这个同学很自豪地对我们说:“哈哈,两分钱吃了他三片肺片,好划得着哦!”我那时又羡慕他又有一些困惑,觉得他还是有点儿不光明正大,让老头儿吃了亏,说不定还要蚀本,占小便宜总不大好,我想。

后来,也有一些同学想以这个同学为学习的榜样,也去连吃带裹,吃老头儿的裹搅。不料卖肺片的老头儿吃一堑长一智,从此心明眼亮了起来,强化了经营管理措施,你拈起一片肺片,他硬要眼睛杵拢筷子尖尖,看清楚了不是重起的,才准你去蘸酱油海椒水,所以再没有哪个吃得到他的裹搅了。

很多年之后,听说那位连吃带裹的同窗在某机关供职,因机灵圆滑当上了后勤主任。该机关盖大楼,他实权在手,便连吃带裹——又吃回扣,又将建筑材料弄些到乡下亲戚处,竟盖起了一幢别墅。后来,东窗事发,这位同窗聪明反被聪明误,成了该单位反腐败的重大成果……

如果当年他用两分钱吃三片肺片的时候,我们都当场向老头儿揭发他,使他当时出丑,事后痛改前非,或许他的人生会是另一种模样,我想。


来源:晚霞报2020年7月24日 星期五 总第5393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