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阿蓬江是条“爱情河”

□ 李思悦


妻子建议再去游览阿蓬江,说是咱俩结婚7年没被“痒”掉,得庆贺。我笑说女人的思维比巫山云雾还缥缈,答应了。想想,7年前和她游览阿蓬江让我收获了爱情,也该故地重游纪念一下。

7年前,当年的女友也就是现在的妻子,是个乖女孩儿。那年春天,在重庆高校读旅游专业的她告诉我,阿蓬江很漂亮,得去感受一下,也考验一下旅途中我对她的呵护程度。我怕美女成了别人的新娘,赶忙点头。

那年暑假,我们和几个大学同学在朝天门结伴乘船,来到渝东南的黔江区。

阿蓬江发源于湖北利川,是中国唯一由东北向西南流的河流,经重庆黔江区到酉阳县在龚滩镇注入乌江。当时,我们几个同学包了船在阿蓬江游览。阿蓬江畔的确很美,山的雄壮、水的柔美,组合成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悬崖峭壁上,到处是悬垂的石钟乳,有的如雄狮观潮、猿人喂奶,有的似牛肝马肺、象鼻吸水,有的像猴子捞月亮,像龙爪,像仙人田,似人拟物,奇形怪状。山水之间,不时有瀑布从山腰倾泻下来,为清幽峡谷平添了一股生气。

妻子不知从哪听说,阿蓬江是一条“爱情河”。这次她提议去游览阿蓬江的蒲花暗河,弥补7年前的缺憾。端午节,我们从成都自驾出发,经重庆来到渝东南的黔江区。除了我们夫妻,还有三对帅哥靓女和一位女摄影师。天上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妻子说真好啊!这是不是在电影里,多浪漫。

坐上游船,穿上救生衣,一青年船工开动马达,将船儿缓缓向前推进。碧绿的阿蓬江江面,在游船“压迫”下翻卷出晶莹的浪花儿。船工讲,蒲花暗河是阿蓬江的一条支流,最深处达二三十米,由蒲花暗河、天生三硚、大漏斗群、绝壁栈道、蒲花河大峡谷组成。

游览蒲花暗河是件惬意的事儿,因为划船的多为当地人,船工即导游,他们总能绘声绘色用黔江方言摆出有趣的龙门阵。“天下第一刀”“天下第一鱼”“天下第一眼”“土匪寨”等陆续呈现在眼前。这“天下第一刀”真有意思,它是由天然岩石形成的弯月般的洞口,从洞内往外看,天光下,洞口就像关羽的青龙偃月刀。细看,刀刃上还倒挂着一株植物。这株植物竟是长在没有土壤的岩缝里,经年累月的风吹日晒,仍保持翠绿的模样儿。

进入洞内,暗河两岸,钟乳悬挂,石笋林立,藤蔓野花,趣味怡然。暗河的天生桥群与大漏斗群等奇特形状,令人震惊。最深处,一片黝黑,什么也看不见,气温骤降,头顶不时有水珠儿滴落。妻子抱着我说,这黑黢黢的洞穴会不会飞出个吱吱叫的蝙蝠哦,希区柯克的电影就是这么演的……船儿前头打开一道笔直的光柱儿,才让妻子轻松起来。

“瞅瞅,咱阿蓬江多美,它就是一条浪漫的水上爱情走廊。好多年轻人的爱情,就是从这儿起步的。”船工是个二十多岁的大眼小伙儿,人长得精神,我估计他找了个像佟丽娅那样的美女做女友。 小伙子的好心情传递给了大家。我和妻子仰望沿岸美丽嶙峋的钟乳石,再望望身后的暗河,会心一笑:哪有7年之痒,只有7年之“养”。


来源:晚霞报2020年7月24日 星期五 总第5393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