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人生最满足的回报
——记朝鲜战地生活片段

□ 陈天开


1952年12月28日傍晚,我所在的部队一野七军十九师奉命入朝。入朝后直接投入“反登陆”的抢修铁路任务中,番号是“8505”。在一条计划横贯朝鲜东西海岸的铁路建筑线上,有与我们师并肩作战的“8509”和“8510”等若干师团参战,我们驻扎在铁路沿线隐蔽的山沟树林里。我们到达驻地的当天就开始砍树、搭窝棚、扎吊脚床,晚间就躺在铺满松枝松叶的床上入睡。

1953年美国飞机很疯狂,B29常来偷袭我们工地。我们是白天施工,一有警报就扔下工具,往两边树丛里躲藏。在四个多月的施工中,遭到敌机轰炸不下百次。但我们团无一伤亡,只有师部受到一次轰炸,死伤数人;其中一名司号员倒在血泊中,军号还紧紧地握在手里。他是我们师的小英雄,我们都很怀念他。

在紧张的铁路抢修任务中,有一次朝鲜人民军来慰问演出。在一栋不大的房间里,四周窗户堵得严严实实,但演出的气氛异常热烈,朝鲜人民军的文艺表演高潮迭起,大家的鼓掌欢呼声不断。这是在朝鲜停战前我参加的唯一的一次凝结中朝友谊的欢聚。

虽然美国飞机不断袭扰,但空袭后大家就抓紧时间拼命干活,基本上每天都能超计划完成施工任务,我们部队多次受到总部的表扬。有一次表扬让我记忆深刻,那是由于我们战士的警惕性高,及时粉碎了敌人的侦察阴谋。一天施工时,来了一帮自称是志愿军总部的首长,到工地视察筑路情况。我们的排长和连长对这些不认识的人,保持了高度警惕。战士们谁也不答理他们。这时指导员悄悄回连部给上级报告了情况。这伙人见无人回答他们的问话,便顺工地铁路线走了。由于及时通过电话报告了这一情况,这伙美李特务当天就被前方部队捉住了。

我们参与抢修的铁路终于提前通车了,打碎了美帝妄图从海岸登陆的梦想。后来我们部队又接受了新的任务,转移到朝鲜介川。经过两天两夜的行军,我们赶到介川细竹里的民房宿营。当地朝鲜阿妈妮为我们烧水扫炕,把最大的房间让给我们住,而自己一家人,挤在一间小屋里,让我们深受感动。

我们在细竹里的任务是练兵,对空射击打伞兵,还练投弹爆破等。细竹里离清川江大桥很近,虽然大桥早被炸毁,但美军飞机的轰炸仍始终不停,而我方高射炮群也绝不客气。我们清楚地看到一架架美国飞机划空而来,一簇簇高射炮弹花,像一朵朵白牡丹花绽放在碧空中。敌机就像无头苍蝇仓皇逃窜,经常看见有中弹敌机拖着浓浓的黑烟栽了下去,随着传来一声巨响,顿时火光冲天。

1953年下半年,空中优势有了转变,敌机不敢再疯狂了。地面战线在三八线上逐步稳定,板门店谈判有了重大进展。这时我们部队也转移到介川附近的小镇一球场。我们营房是一个旧坑道,沿石壁搭床,四周湿漉漉的,连被子都能挤出水来,但每天都有战报传来胜利的消息。7月27日这天,板门店停战协定签字了,听到这消息后,各坑道的战友们都齐聚在空地上,跳跃欢呼庆祝胜利。喜悦的心情简直无法形容。

停战后为帮助朝鲜重建家园,我们又接受新的任务,修筑一条铁路干线,要在退圩岭筑一个高坝,计划把旁边一座大山削去一半填在这山涧里,光土石方工程就有几十万立方,工程异常艰巨。但这时的部队已拥有了大量挖掘机、推土机、开山机(风钻)等工程机械设备,大大加快了施工进度。

很快,这38米高的大坝就耸立在我们的眼前。干线修通了,任务完成了,祖国人民慰问团也来了,师部总结表彰庆功会也召开了。也就是在这时期,我被光荣批准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当时只有22岁,是一名年轻的志愿军文化教员。而如今我已是年近九十岁的耄耋老人,回忆67年前的激情岁月,感受到的是最高的荣誉、最大的幸福,也是人生最满足的回报。


来源:晚霞报2020年8月21日 星期五 总第5409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