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那堂公开课

□ 王斌


那是1992年的事了。我从师范学校毕业后,参加了城里一所重点小学举行的新教师招聘。

那次招聘的招收对象是应届师范校毕业生,要求就是每人上一堂公开课。时间是周一上午。可轮到我上公开课时,我才知道,原来学校通知的每个人自主准备一节课,临时改成了由学校指定上课内容。这样,我精心准备的美术课教学就用不上了。失望之余,我还有点小小的惊慌。

学校给我安排的公开课是一堂小学四年级的语文课。踏进教室,一眼就看见教室的最后面坐着校长和五六个男女老教师。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本打分的笔记本和一支钢笔。我知道,这是要当场评审打分。

刚开始,我上得还比较顺利,谁知课上到一半左右时,就见坐在第三排的一个男生高高举起了手。我以为他要提问,教鞭一指,说:“你来。”“老师,我要解大手。”那个男生边说边站了起来,又加了一句:“实在憋不住了。”全班同学“哄”的一声就笑起来了。我也怔住了,但我一直不敢看教室最后面的打分老师。更麻烦的是,一紧张,我竟忘了刚才的课讲到哪里了。

我无助的目光在教室里四处游走,最后落到了教室的窗台上。在教室的窗台上放着好几盆同学们栽种的小花,有红有绿,生机勃勃。一刹那,像是找到了平衡的支点。我又冷静下来了,果断地说:“现在休息两分钟,再继续上课。”

“人有三急,水火无情。”再讲课时,我不仅巧妙地掩饰了我的慌乱,还变得更加轻松了。参加完那次招聘的第三天早晨,我正在自家田里割谷子,三舅来了。他边跑边高声叫喊:“通过了,通过了!”在三舅的告知下,我才得知,那天共有9个师范学校毕业生参加应聘,而那所重点小学只招收两个新教师,打分下来,我的分数是最高的。

那次上公开课的经历成为了我人生中的一笔宝贵财富。因为,在后来的工作和生活中,再遇到突发事情,我学会了临危不惧和随机应变。


来源:晚霞报2020年8月21日 星期五 总第5409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