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宜兴之行乐陶陶

□ 周云海


在上海市作协副主席杨杨和普陀区作协副主席杨绣丽两位老师联袂组织的采风活动中,我走进了中国陶都江苏省无锡市宜兴,走近了紫砂世界,结识了紫砂行业专家、中国紫砂研究院名誉院长史俊棠先生。

史先生善饮酒、精茶道、专紫砂。在欢迎招待我们采风活动的晚宴上,史先生杯中酒满、宴间情满,他的谈笑风生,让我感受了其文化人的儒雅和优秀企业家的坦荡情怀。在参观中国紫砂博物馆后,百忙中的史先生特意为我们讲了一堂关于沪宜两地源远流长,相互推动紫砂壶发展的佳话,以及紫砂壶文化的情趣课。他说:宜兴紫砂壶发端于宋代,勃兴于明清,鼎盛于当代;中国紫砂壶文化滥觞于宋代,是历朝历代制壶名家把紫砂壶的工艺技术推向至臻,是古今中外文人骚客对紫砂壶的眷爱和他们在紫砂壶史上留下的典故诗章,使紫砂壶注入了浓浓的文化底蕴。

北宋诗人梅尧臣几次登临古阳羡留下千古名句“小石冷泉留早味,紫泥新品泛春华”。日本奥玄宝在其著作《茗壶图录》中,对宜兴紫砂壶这样感性描述:“温润如君子,豪迈如丈夫,风流如词客,丽娴如佳人,潇洒如少年……”中国佛教协会原主席、出家人赵朴初也诗云:“七碗爱至味,一壶得真趣;空持百千偈,不如吃茶去。”

在《诗咏陶都润紫玉》精美书册里,我看到了紫砂壶的千姿百态,我读到了咏壶诗的华韵传承。苏王曦盛赞宜兴紫砂壶:“阳羡誉天下,第一紫泥功。爱它温润如玉,更比玉玲珑……”曾志在《咏宜兴紫砂壶之二》里诗云:“谁将阳羡湖山韵,妙手抟抟入紫砂。形与诗心争隽巧,色和霞影竞清嘉。客来香沏明前翠,梦觉帘垂雨后花。尘役我虽为俗物,愿留风雅在吾家。”

年轻时,我曾不屑于这样蕴含文化积淀和生活趣味的好东西。

三十多年前,小舅子知道我喜欢喝茶,特意从宜兴买回一把紫砂壶送我。由于那个年代风尚原因,更是因为不懂生活品位,当时觉得紫砂壶宜配老老头,而我正年轻;这把漂亮的紫砂壶在勉强用了一阵子后,瞒着妻子,竟被我悄悄丢进了小区垃圾桶,如此辜负小舅子的美意,现在回想起来好生懊悔。于是,趁这次作协组织宜兴红色采风活动之际,我寻寻觅觅、兜兜转转,买回了一把钟意的紫砂壶。

一把紫砂壶把赏在手,一壶龙井茶品尝在口,翻一本厚厚的《诗咏陶都润紫玉》精美书册。申城炎热的午后,就这样洇化在龙井碧绿的芬芳和诗词清悠的甘味里。生活有了滋润雅兴,人生显得恬淡从容……


来源:晚霞报2020年8月21日 星期五 总第5409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