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在惠特尼的歌声中陶醉

□ 易旭东


听惠特尼的歌差不多30年了。天气热,窝在家读书,再次集中时间“过瘾”。

过去听欧美音乐只听18世纪以来的古典音乐,听惠特尼的流行歌曲以后,就开始听欧美流行音乐了,发展到了喜欢听爱尔兰的“神秘的精灵”恩雅,“美声男伶”组合的歌曲。

爱屋及乌。吉克隽逸的“狂野”,与惠特尼有几分相似,居然也喜欢;因为恩雅空灵的天籁,喜欢上被称为“中国的恩雅”的朱哲琴。音乐无国界,好歌声都感觉好。

惠特尼是坐在父母中间的那个腼腆女孩,获奖最多的歌坛天后。与好友们惺惺相惜,也曾拥有幸福的婚姻和家庭。舞台上,光彩夺目充满霸气,台下却是让曼德拉帮忙拭泪的感性女人。

听惠特尼的歌“过瘾”。声音通透,无论音高至何处,听上去都轻松。惠特尼就如一名神奇画师,将所有的色彩尽收于调色板中,需要哪种将其用画笔调出即可,而每用一种色彩必能表现一种特定的情思。高亢浑厚时,尽显埋藏心底的气宇轩昂;气若游丝时,秋波里深情款款,如泣如诉,如痴如醉。往往同一首歌中,两种歌唱环环相扣,《我将永远爱你》的电影版、现场版会告诉你。

因《我将永远爱你》,我记住了这个迷人的黑人女人,对爱情有了别样的理解。因《我心永恒》,记住了席琳·迪翁这个美丽的加拿大女人,对爱是让死神慈悲的力量,有了更深的体会。

我,并听不懂英文歌曲,就是喜欢听,喜欢去感受,喜欢去品味,喜欢在那种氛围里看书、写作,甚至做家务,只是时间久了,难免也知一二,一如“久病成医”。

作为黑人歌手,血统不仅给了惠特尼宽广厚实的嗓音,还把黑人的音乐风格与特有的对应乐感注入了血管。素有“灵歌女皇”的美誉,在她的歌里,更不乏爵士音型与即兴因素的穿插其中;高音,一艘驾驭惊涛骇浪的航船,中音,一股涓涓细流,于不经意间感人至深。

惠特尼的歌声荡气回肠,生活却一塌糊涂。其婚姻不幸,8年前的2月12日,她永远地走了,留下了歌声,也留下了令人感叹心酸的风雨人生。

从惠特尼的歌,可以找到对爱的执著和涵盖一切能激荡心灵的情感元素。就如她在《保镖》里饰演的那位国际巨星,对爱情勇敢、深沉的瑞秋·玛侬,感人至深、响彻云天。

她的《我将永远爱你》永远地留了下来。惠特尼,请在天堂,继续歌唱。


来源:晚霞报2020年8月25日 星期二 总第5410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