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蓝蓝的黄河水

□ 钱声广


第一次见到黄河,是40多年前的事。那时我只有20来岁。在河南开封,空军伞勤干部教导队组织我们去柳园口参观。柳园口地处黄河中游段,1952年10月毛泽东主席曾亲临这里,发出了“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的重要指示。记得当时政教室的教员说,黄河不仅带给我们肥沃的土壤,也带来过一次又一次的洪患劫难……当时,我对黄河的认识,仅仅只限于书上讲的:“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流域是中华文明的摇篮”,而对于她“是任性的、骄纵的、粗野的,简直像一头横冲直撞的饥饿的猛兽”知之甚少。

第二次造访黄河,是在1993年的盛夏时分,我到了号称世界上最大的黄色瀑布——壶口瀑布。人还未走进景区,就听到水声犹如惊雷般滚滚而来。黄河奔流至此,因两岸石壁峭立,河口收紧,瀑布上游原300多米宽的水面,在不到500米长的距离内,一下子被压缩到了20~30米宽。对此,黄河以龙的气魄,撼山摇岳般沿着峭壁陡崖倾泻而下……我着实被那激流澎湃、浊浪翻滚的壮观景象惊呆了。我仿佛听到了那首最能振奋人心的《黄河大合唱》,在民族存亡的关键时刻,多少热血青年从全国各地奔赴延安,像一棵棵小树,吸取着黄土地乳汁,挺拔成共和国的苍翠绿阴。

第三次是2017年夏秋之交,我到兰州出差。到达兰州的当天中午,我便怀着一腔感念和虔诚之心,赶去敬拜那尊年轻美丽的黄河母亲雕塑。只见她仰卧于波涛之上,飘拂的秀发,慈祥的神态,抬头微曲的右臂下依偎着一裸身男童,男童头微左顾,举首憨笑,显得顽皮可爱。她让我想起自己的母亲。记得童年时,我在寒夜里,油灯下,读书做作业时,母亲时常会轻轻地走过来,轻轻地问一声“冷不冷哟?”然后便伸手把我的小手握在手心,十分疼惜地说:“冷浸浸的,妈妈给你焐一焐。”

而最近的一个夏秋时节,我到了拉西瓦水电站,它位于黄河上游龙羊峡至青铜峡河段。这里山高水长,谷远沟深,巍峨的大坝后面,是一泓碧水。水电站的同志介绍道,开闸泄水时,那气势犹如万马奔腾。

我们沿着奔腾而下的黄河水一路到了贵德的“黄河清公园”。黄河奔流到这里又是一番景象。那天,蓝天白云之下,贵德黄河段的水面清波浮动,水色碧绿如蓝。就在这清清的黄河之滨,伫立着一尊圣洁美丽的黄河少女雕像。少女通体洁白如玉,端坐于浪花之上,垂落的衣裙,绰约婀娜。在离“黄河少女”不远处,有一块镌刻着“天下黄河贵德清”的石碑,那是2000年,国务院前副总理钱其琛到贵德县的黄河岸边,深情地凝视着碧波粼粼的母亲河,轻轻地弯下腰,掬起一捧黄河水……而后,挥毫题写的这七个大字。这不仅是对碧波荡漾的黄河的惊叹,更是对保护好中华水塔的希望。

离开“黄河清公园”时,我记下了著名诗人吉狄马加镌刻在另一块碑石上的话:“只有真正到了黄河源头,你才会知道并且相信黄河是蓝色的,同样也只有当你真正用最纯洁而高尚的灵魂去追溯这条伟大河流的历史,你才会亲眼目睹这眼前的奇迹:伟大的黄河母亲又回到了自己的少女时代!”

黄河九曲,历尽沧桑。不论是昂首北上,还是俯冲南下、迤逦向东;不论是清波淼淼,还是浊浪滔天、激流澎湃,她都始终日夜不停、奔流不息地守护着五千年灿烂文明,孕育着生生不息的华夏儿女。江河万古,泽润中华,蓝蓝的黄河水,不辞辛劳的黄河母亲,正是一个伟大民族厚重绵长、坚忍不拔的精神载体。


来源:晚霞报2020年8月27日 星期四 总第5412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