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好运者与坏运者

□ 凌仕江


前些日子到近郊的小城,参加一项评委工作,为当地引荐的特殊人才面试打分。获此机会的人,拥有十分出众的才华,不仅著作颇丰,还摘奖无数。同时,人品也经得住他人背后的议论。这实属不易。

回去的路上,我的脑海里一直回放着那位好运者胸有成竹的笑容,并为他精彩的演说暗暗喝彩,也为他未来的前程默默祝福。

与这位好运者一起闪现于脑海的,还有一位运气不那么好的人。起初,我对垂头丧气的他深感陌生,尽管他坐在我旁边,也是应邀来做评委给面试者打分的。当我瞅见了他的名字,不禁立刻肃然起敬了。原来,这个名字并不陌生,说自己是读着他作品长大,实不为过。

可是如今,现身于大家视线中的他,瘦削的脸上满是青和紫的伤痕,尤其是鼻子上的伤很明显。他讲起话来愁眉苦脸,他说他脑子里还有瘀血,没能够彻底清除。原来,他在医院已经住了一周,若不是应邀前来参加评委工作,可能他还在医院里住着。他这样的现状,引发了现场所有人的疑虑和猜测。

但是,当我们听完他所描述的不幸遭遇,又不禁暗暗为他担忧:他可真的称得上一个运气很坏的人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十天前的一个晚上,他吃罢晚饭后照常独自出去散步,谁知当他走过一处路灯下面时,猛地从旁边窜过来一个人,二话不说,一个飞腿就把他给铲倒了。这一桩飞来横祸,害得他身受重伤,鼻梁骨也断了,需要手术。

可是最后,他却想就这样算了,不再追究对方的责任。

大伙儿听得义愤填膺,纷纷说道:“凭什么算了?应该将那人绳之以法。”

他摆摆手,缓慢道来:“那天当我被撂倒后,很快就有人报警把那个人捉到了派出所。他还很年轻,身体壮、力气大,且又是个习武之人,可倒霉的是,他竟然是个疯子!”

“这可以追究监管人的责任,至少让他们把医药费赔了!”

“赔个啥呀,他家的境况也让我心寒。自从他3岁查出脑子有问题,父母就此离婚。他的父母得知我被打的事,很快都赶到了医院,给我下跪道歉。我反倒有点同情他们,那疯子跟着他妈生活,家里要啥没啥,他妈体弱多病,吃的还是国家低保……”

这回大家都不吭声了,纷纷摇头叹息。

相信在场的听者中,没有一个人会觉得他当时的样子很丑,也没有一个人会认为他的做法很怂,对他唯有由衷的敬意和尊重的目光。

漫漫人生路,拥有好运和坏运的人,因不同的人生际遇,偏偏要出现在同一个舞台上演同一出戏。这样的舞台戏,不是人生的彩排,而是命定的现场直播:一个好运者从此将改变一生命运,而另一位坏运者,虽身体惨遭折损未来多有不便,但耐人寻味的是,拥有坏运的人,却是专程前来成全好运者的美事的。

由此联想到诗人海子,他在《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诗句里,表达了对陌生人前程似锦的祝福。此诗巨大的隐喻背后,不难发现海子内心所隐忍的极限痛苦,但他却能保持大海般宽广的胸襟接纳了人间众生。不管好运还是坏运,旧的日历终将翻篇,让我们为这位有容乃大的坏运者祈祷,愿大难不死的人都有福报,愿心善之人此后花香满径,灵感满怀,好运常伴左右……


来源:晚霞报2020年9月1日 星期二 总第5414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