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九龙溪记

□ 张芮敏


九龙溪乃荥经县一景区,我第一次放生时,就在九龙溪。

那一次放生是在深秋。九龙溪的草木依旧葱茏,溪流也依然如练,龙吟不止,白是白,绿是绿,一望见就让人顿生欢喜之心,特别是退却了夏季狂野的泉流,虽寒烟氤氲却温婉清冽,泠泠有声,将九龙溪的轻灵出尘尽情彰显。那时,九龙溪如美丽的小仙女,安安静静蜷伏于马耳山山腰的褶皱处。也许感受到九龙溪的灵气,那只乌龟一被放入溪流中,它便迅速游向水深处。

望着乌龟逐渐远去的身影,我也准备转身回去,却发现乌龟居然掉头游了回来,并停在我面前的水中。只见它伸出脑袋看着我,眼睛眨巴眨巴的,仿佛与我道别,是的,的确像是在跟我道别呢!

被震撼住的我急忙拉拉同行阿芳的衣袖:“快看,乌龟又游了回来,好像在跟我说话。”阿芳扭过头时,乌龟虽已转身游走,却一步一回头,让阿芳惊讶不已。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每次想起刘禹锡的句子,我就想起在九龙溪放生一事,同时再度萌发对九龙溪的好奇心。可惜成年人纷繁的生活似水,好奇只如水上细小的浪花,泛起再多也成不了气候,很快便都消于水中。好奇归好奇,冲动之后的我也没有刻意去深挖九龙溪的故事,九龙溪最终还是带着神秘又继续沉睡在我记忆里,直到今年初夏。

那个下午,李老师打来电话,说有外地文友来荥经,邀我过去与她们聚聚。由于皆是文友,席间便少了些觥筹交错,更多是交流,而交流的话题无不与荥经的人文、历史有关。

人称“荥经活字典”的瓦哥怎么提起九龙溪的,我已记不周全,但他讲起九龙溪的传说时,仿佛面临即将揭开的谜底,我激动得几乎屏住了呼吸。

原来九龙溪的旧名叫“漂水岩”。相传瓦屋山有一年庙会时,来了九个气度不凡、模样接近的壮小伙。他们一不烧香、二不礼拜,而是四处走走转转,窃窃地商议着什么。老和尚一看便觉着蹊跷,就偷偷尾随他们。果不出所料,这是云游过来的九条蛟龙兄弟,见荥经钟灵毓秀,遂动了私心,正商量着怎样水淹荥经古城,将荥经变成它们的修炼之地呢!为保荥经百姓,老和尚赶紧施法,用一口大钟将这九条蛟龙镇压在“漂水岩”下,形成九龙涌泉,直抵洪雅,并在此处修建了龙王庙。“漂水岩”从此更名为九龙溪。

“这九条蛟龙幸好被老和尚发现,否则我们的荥经城怕早已是一片汪洋。对了,瓦哥,这九条龙现在还在‘漂水岩’下吗?”瓦哥话音刚落,我就忍不住问东问西。

“传说就是传说,不要太当真。嗯,据说那九条蛟龙后来从洪雅溜了出去,最后回归大海。”看着我认真的样子,瓦哥笑了起来。九龙溪的话题也就此戛然而止。

是夜,梦中有九条蛟龙腾飞在九龙溪的上空,九龙溪清泉依旧如龙吟,青山依旧美如黛,而我在梦里,拉着阿芳惊喜大叫:“瞧!蛟龙还在九龙溪,九龙溪真的有龙!”


来源:晚霞报2020年9月3日 星期四 总第5416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