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荥经“驻点”琐记

□ 温月


1979年10月,我所在的成都日杂公司青羊宫经营部与荥经县木材公司建立了木料购销业务关系。我当时在经营部业务室协助工作,便被抽调为采购员,专赴荥经开展业务。一个金风送爽的早晨,由经营部曹玉书主任亲自带队,采购小组一行4人坐上了前往雅安的长途客车。第一次到雅安,心情很激动。虽时隔久远,但至今不忘的是当天“雨城”未雨,还有那晚餐上用雅鱼烹饪的“砂锅鱼头”。

次日晨起,简单早餐后即乘车赶赴近五十公里外的荥经县城。其时的荥经县城,布局如同当年四川诸多县城,一条繁华热闹的主街宛若脊梁,十数条窄街狭巷亦如肋骨,支撑起一座县城的身躯。我们下榻的旅馆就在主街之上。三层红砖楼房,二三两层为客舍,底层则是大堂兼茶铺,穿过茶铺便是瓦舍破败、荒草丛生、无人居住的后院。

一行4人包下了一个4人间,那时的普通旅店,房间内电视冰箱风扇橱柜和卫生间,一概皆无。第二天,在县木材公司业务员带领下,我们直奔木料产地石滓场。记忆中的石滓场,有餐馆、茶铺、代销店和小旅馆数家,一条石板铺砌,狭窄得我仿佛一个箭步便可跨过的小路,在两旁青瓦顶木铺板屋舍的夹持下,穿场而过。秋雨淅沥,使这山间乡场更显冷清。

木料产自石滓场附近的泡草湾林场,通过县木材公司销售给客户。因此我们需要在预定的时间,带着运料的卡车,与县木材公司的检尺员一道前往检验收货,再发往成都。

办妥采购事宜后,曹主任和业务员小王先行回蓉,留下我和另一位业务员小姚驻守荥经,按县木材公司的安排,随时进山验收货物,直到合同执行完毕。

由于无须每天进山,逛街便成了驻守县城消磨时光的主要方式,街边的商店、邮局、茶铺、书店,乃至剧场,都留下了我们的脚印。“观感”尤其强烈的是销售砂器的店铺数量之多,产品种类之全,不愧是驰名全国的“砂器之乡”。若足不出户,最佳活动莫过于读书,我为此还专门在县城的新华书店选购了几本小说。在小姚回蓉轮休,我独自留守的时候,一次逛街见县剧团上演川剧《打金枝》,便购了票,与那满场的中老年观众一道,嗅着浓烈的叶子烟味,在那高亢的川剧唱腔声中,打发寂寞的时光。

驻守荥经的那段日子,还有一个感受难以忘怀——饿!明明午餐吃得很饱,可一到下午三四点就觉得饥肠辘辘,晚饭时又是一顿“海吃”,明显比在家饭量大。当时想,可能是人年轻胃口好,加之素多荤少,油水欠缺所致。现在思忖,或许当地水质碱性重,使我这个外地人难以适应而常感“痨肠寡肚”吧。

带车上山验收货物是我在荥经驻点的主要任务。其中一次最难忘。那天下午,满载的解放牌卡车准备下山时,司机搭上了一位老人和一个小男孩,再加上随车的女检尺员,驾驶室便无法坐下。我乃“青壮汉子”,自当谦让老人妇孺,便主动爬上了装满木料的货厢。殊料,行至半程,突下大雨,车无篷我无伞,立马淋个透身湿。司机见状不忍,也顾不得违反驾驶规章,强令我挤入驾驶室。车行山路,我提心吊胆,深怕妨碍司机操作而出事故,直到傍晚雨歇,车至平地,县城的灯火近在眼前,方才松了一口气。


来源:晚霞报2020年9月4日 星期五 总第5417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