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忆当年黑水县的一次爆炸

□ 马宁生


我任黑水县委常委、副县长时,1965年春夏之交的季节,下乡工作。第一站是去海拔3000米的慈坝公社,路上遇到该公社的民族干部武装部长去县上开会,我们相互打了招呼,不料这次见面竟成了最后的诀别。

我在慈坝公社工作3天之后,去到第二站知木林区工作,当晚突然接到电话说慈坝公社发生了爆炸。我才离开该地几个小时啊,就发生了爆炸,实在令人震惊!县委来电话指定叫我去调查发生事故的原因。我赶到慈坝公社时,近十位重伤者已被民兵连夜运送到县医院。那么,这里怎么会突然发生爆炸呢?

慈坝公社最大的一幢建筑是过去当地土官李德刚的官寨衙门,土地改革之后,公社党支部、政府、武装部、会计辅导站、供销社,都通通设在这一幢房子里。致命的错误是,供销社的两箱火药,竟存放在这幢建筑中一处黑暗房屋中间的走廊里,且一放就是几年,人们已经忘记了那是极易引起爆炸的危险品。

我离开公社的当天晚上,武装部长从县上开会回来,生火煮饭中引燃了火药而爆炸,武装部长被当场炸死。火药爆炸的巨大气流将走廊两面的墙壁掀翻,燃烧着的气流进入会议室,当时公社党支部副书记薛洪友正在召开畜牧业社队干部会议,人们在滚烫的烈焰中,只好用双手蒙住脸部,保住了眼、鼻,但烧坏了双手。另一个房间的会计辅导员谢吉元正在写家信,火焰不仅使他受到外伤,而且灼伤了喉部和气管,医生对他实施切开气管以保呼吸,才挽救了他的生命。

县医院突然接收到这批烧伤面积大的高危病人,当夜急电省医药公司,请求速调抗感染的药品。长途电话接线员见事情紧急,建议请求解放军空中支援。此前解放军空军曾用飞机支援抢救过遇困的矿工,新华社、《人民日报》发表过著名的《为了六十一位阶级弟兄》的报道及评论,表现出军民鱼水情谊。当这次黑水县提出请求时,解放军空军立即决定当天上午向黑水县空投药品。飞机飞来黑水时,因县城云层厚无法实施空投。飞机在天空转圈寻找机会的过程中,我急忙组织大家用白布作十字形标记,但飞机没有看见,最终飞机将药品空投到本县的石雕楼公社。之后,药品被迅速转运到了县医院。由于抢救及时,所有烧伤的病人后来都全部治愈出院。此次爆炸教训深刻,当地为此也作了反思。


来源:晚霞报2020年9月4日 星期五 总第5417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