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打马叉

□ 倪宏伟


在农村,童年的趣事不少,记忆最深的是“打马叉”。

那时,村里家家户户都养有猪。大人们要参加生产队劳动挣工分,我们小孩子要去割猪草,帮家里做些活路。我6岁时就跟母亲学会了割猪草,母亲专门给我准备了一个小背篼,我长大背篼也跟着长高。直到大一的时候,我对母亲说,戴上眼镜割猪草怕人笑话,取下眼镜又经常割些杂草。那时戴眼镜的人很少,戴个眼镜像是假斯文。母亲说,就不割了。从此,我告别了割猪草的历史。

我们读书时只有半天课程,基本没有家庭作业,空闲时间多。放学后,我们小伙伴三三两两邀约一起,从家里背上小背篼,到地头割猪草。小孩子贪耍好动,割累了,大家就找一块空地打马叉赌输赢,奖品就是一堆猪草。

打马叉首先要找一些树枝丫,用马尾草拴成三角形放置好,然后隔一段距离划条线。大家站在线外轮流投掷镰刀,打倒马叉就算赢。如果几个人同时打倒了,还要进行比拼,直到分出胜负。

打马叉前,我们每人要拿一把猪草凑在一起,汇拢就是一大堆。然后按照顺序轮流投掷镰刀,不许耍赖。起初,我不得要领,镰刀投掷出去经常打不着马叉,不是投偏就是没有甩拢。马叉似乎故意与我作对,我不断打可不断输,小背篼里的猪草渐渐少了。临回家的时候,我怏怏不乐,怕母亲责怪,把剩余的猪草反复抖松,让猪草看起来多一些。进门前我轻手轻脚,生怕猪草沉到背篼底。回到屋里,赶紧把猪草倒入猪草堆,并再次抖松混在一起,让母亲看不出破绽。有时贪玩过久,猪草割得少,怕大人责骂,我们小伙伴就会拿一些小木棍放入背篼支撑好,把猪草一层一层铺在上面,这样看起来比较多。倒猪草要趁大人没注意,小木棍要迅速拿开。如果不小心被大人发现,免不了要受一顿皮肉之苦。

打马叉次数多了,自己也渐渐悟到一些要诀。镰刀最好不要随意高抛,滑落的抛物线不容易击中马叉。要小弧度平掷出去,有可能立即击中,也有可能落在地上继续弹射前行,击中目标。慢慢地,自己赢猪草的次数越来越多,小背篼常常装得满满的。回家也不再躲躲闪闪,昂首挺胸直接从大人面前走过,那股得意劲甭提了。

现在乡下养猪的人家少得可怜,小孩子不再割猪草,打马叉只能停留在记忆里,偶尔让我想起那片山坡、那把投掷的镰刀。


来源:晚霞报2020年9月4日 星期五 总第5417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