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三变其名的凤凰山

□ 郑光福


成都北门外有座方圆5平方公里左右的美丽山岭,高出平地95米,呈南北走向,首尾相顾的两个山头,加上两侧各自延伸斜挂的山脊,远观似一只迎春展翅、翘首眺望平川的金色凤凰,它就是蜀中有名的成都北门凤凰山。

然而,这座山古时候并不叫凤凰山,《寰宇记》载为“学射山,一名斛石山,在(成都)县北十五里”。

何谓“斛石山”呢?“斛”为古代的量器,方形、口小底大,容量为五斗或十斗。而凤凰山怎么与计量器有关呢?汉顺帝时张陵奉老子为教主,他依据《太平经》和流传在民间的巫术为内容,吸收了巴蜀地区羌族等少数民族的原始宗教,在山上修炼“五斗米”教,后又到大邑县鹤鸣山修炼,故人们将这座本无名的山称为“斛石山”,意思指张陵修炼得“五斗米”道的山。

到了东汉末年,刘备占据成都,建立蜀汉政权后,这座山的山名又被百姓称为“学射山”。这在地方文史中还偶有记载,除县志文字记述外,田况、赵拤、扬甲、范镇等历代都有不少诗人描写“学射山”的诗句。

“几年魂梦寄西州,春晚归逢学射游。十里香风尘不动,半山晴日雨初收。指撝武弁呈飞骑,次第红妆数胜筹。夹道绮罗瞻望处,管弦旌旆拥遨头。”这是宋代范镇的《仲远龙图见邀学射之游先寄五十六言》诗所描写的画面,他在注解中说“往来皆呈马骑,设射棚,众宾皆射,遣官妓记筹”,又说“按学射山者,以刘主禅于此学射,故名。”诗叙场面是多么的宏大,众人皆骑射,还有女子记录谁射击的成绩,取名时间也明明白白地说是因蜀汉后主刘禅习武起,故百姓叫作“学射山”了。

文献载至五代时,这学射山名依旧存在。到了明代,“学射山”之山名开始消失,明人曹学全在他的《蜀中名胜记》说:“从来讲武备于斯矣,今为蜀王坟墓,此游遂绝。”短短18个字,便清楚地宣告,昔日习武之地成为明蜀王墓葬之地了,百姓谁还敢在这山中王坟之地乱来了?“此游遂绝”。朱元璋当皇帝,他的儿子朱椿,孙子朱悦燫都封为蜀王,朱家占据了成都北门这风光秀美的学射山,不久学射山便成了蜀王府的墓地,一些王公贵族都埋于此。1970年出土的蜀王朱悦燫的“地下宫殿”长达34.7米,被考古学家称为“地下官殿”,朱家王朝从此便占山为墓,证明了“学射山”的名称应从他死后便逐渐消失了。自然,老百姓只能远观其山形状,希望取个好听的名字,称其为“凤凰山”了。还有说这凤凰山是大凤凰特大凤凰,故又称它叫“三威凤山”。1982年出版的《金牛区地名册》载:曾名学射山、威凤山,山形似通风展翅、翘首远望的凤凰而得名。海拔572米,方圆约5平方公里。


来源:晚霞报2020年9月15日 星期二 总第5422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