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补锅匠马师傅

□ 古兴荣


前不久,我家的水壶提手不知咋就断了。我想,这水壶才买三四个月,若换个新提手还可以使用好几年。但而今已经很少有人干修补钢精锅这个行当了, 我几经打听,终于得知城南半边街有位姓马的师傅还在干这门职业。

马师傅的摊子摆在一间仅有十来平方米的窄窄小小的铺子里。地下堆了许多别人拿去换锅底、提手的钢精锅和水壶。靠后壁有一张条桌,上面堆放着许多尺寸各不相同的钢精锅底和水壶底、提手等配件材料。马师傅坐在一张有靠背的竹椅子上埋头干活。

马师傅看起来还不到60岁,脸上已有不少皱纹。摊子右前边有条可供两个人坐的烧火板凳。见我来了,他用一张黑黢黢的毛巾把板凳抺了两下:“坐。”

马师傅接过我的水壶看了看,瞟我一眼说:“你这把水壶少说有八成新,咋个就把提手弄断了呢?准是你掺水时不得法才把它整断的。”随后,他问我现在有没有啥事要去办,有事要办就办了事再来拿。我说没啥事,就在这里等着他换好提手。见我是这个意思,马师傅便放下手中的活路,先给我换水壶提手。只见他用改刀把断提手拆下来,然后精心地选了一个规格合适的崭新的提手,用改刀把它安装上去。整个拆卸、安装过程相当熟练。

他换好提手后把壶递给我:“给7块钱。”我边掏钱边暗想:我还以为换个新提手至少要十多块钱呢,原来连十块钱都要不到。马师傅见我慢吞吞地掏钱,误以为我嫌他收贵了,便开诚布公地说:“我的新提手进成5块钱一个,换一个收两块钱的加工费,哪个来换我都是这样收的。”

马师傅收下我的钱后,右手提起壶,左手把那张黑黢黢的毛巾折叠起来垫着壶底,右手握着提手做着掺开水的动作对我说:“看到,你二天往温水瓶里掺开水时,要像我这样,左手垫一张帕子把壶底胎倒。这样掺水,就会减轻提手的承重力,提手就不容易折断,明白了么?”我用敬佩的眼神盯着他说:“明白了,明白了。谢谢你的指教,马师傅。”

此时此刻,我不由想起报载的当年曾有修自行车者,唆使顽童在他修车摊子不远处丢撒铁钉……以使更多的人来找他补自行车内胎这件缺德的事来。我想,时下崇尚、倡导的工匠精神,不仅仅是要求工匠努力提高自己的技能,让自己的手艺精益求精,更要求工匠讲究职业道德,谨遵职业操守,眼前这位补钢精锅的马师傅,不正是这样一位人品高尚的工匠吗?想到这里,我由衷地伸出右手,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来源:晚霞报2020年9月17日 星期四 总第5424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