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秋游措普沟

□ 朱晓剑


说起“高原江南”甘孜州的巴塘县,早在2012年的秋天,我就曾随着著名网站天涯社区组织的“天涯十二季”活动,从成都出发沿着国道318线行脚,就曾路过巴塘县,第二天一早还观察了巴塘人的市井生活。

生活在成都的作家色波就是土生土长的巴塘人,我还记得他曾在文章中写过巴塘的人文风光、自然风景、山野世情,着实令人着迷。草原、河谷、冰川、林木、寺院、瀑布、山丘……汇集在措普沟,走进来,就让人感受得到这个独特的隐秘世界。措普沟,又名“岭嘎溪”,意即格萨尔王的部落。

国道318线从离开雅安开始,就可看到连绵起伏的群山,对于曾长期生活在平原的人来说,看见山与海,同样是让人兴奋的事情。在经过理塘,看见海子山之后,就特别期待与措普沟相遇。穿过措拉镇时,我却没有留意到已经到了目的地,幸好同行的朋友说:“到了。”措拉镇并不是很大,318线从小镇上穿过,路的两侧有饭馆、杂货店,看上去并不太引人注目。

然后,沿着巴曲河进去,这个河谷就是措普沟。山色由远及近,渐渐明朗起来,这才看到山中风景是怎样的漂亮,如果再晚一点来,也许遇到的山色更为漂亮吧。车子沿着溪流行走,风景却也迥异,幸好有向导介绍这河流两岸的风物如云杉、青杠林,这才体验到山野之趣。倘若是一个人在措普沟,大概是看山只是山,看水只是水,就无法懂得这一方山水了。此刻,我想起了香港作家董桥笔下的山峦来:

下午6点钟斜阳金色的余晖染黄了层层山峦,Richmand Road斑斑斓斓尽是紫红的光影,家家花园里蟋蟀和雨蛙琅琅齐鸣。路上阒无一人,空空荡荡像个落了幕的舞台,微风过处,茉莉花的香气馨幽缠绵。

在峡谷间穿行,溪流淙淙,山路有点儿弯曲,看不太远,那就看看河谷两岸的风景。正在倦怠之时,突然一片草原撞入了眼帘。这就是章德草原。看一看车行距离,已经走了6公里。这里为茶洛、列衣、德达三个乡的牧场。这个草原曾被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评为“中国最美的川西高原草原”,可见其魅力无穷。有一位旅友说:“相对于景区内依山傍湖的神奇美景,章德草原的出现绝对是对措普沟辽阔景色的注解。”这话说得绝对,却自有几分道理。

还有一位旅友这样描述这个草原:夏季的章德大草原,白云、蓝天、绿草、红花、牛羊、帐篷、炊烟……勾勒出大草原一幅幅和谐绵延、波澜壮阔的风情画卷。在章德大草原上,随处可见逐水草而居的藏族牧民,黑色的牦牛帐篷用氆氇制成。它们或单家独户搭在草坡尽头,或三两成群集于山麓,如同一块块镶嵌在翡翠玉盘中的黑色宝石。牛羊在草地上悠然自得地漫步,牧民的帐篷炊烟袅袅,青藏高原独有的高海拔草甸和灿烂的鲜花,映衬着巍峨的雪山和潺潺的溪水,显得分外的美丽动人。

我们在草原上行脚,看群山环绕着草原,倒是特别的景观。在此后的两三天时间里,我们逗留在草原上,像牧民那样生活、观察。有一天,我们看见好几头牦牛渡过巴曲河,却并没有遇到传说中的“情侣鸟”。

草原的辽阔,虽然与我在内蒙古所看到的草原迥异,却自有趣味。毕竟这是高原之上的草原,满眼望去,能感受到草原的风情,对牧民来说,这不是诗意,更与远方无关,而是切实的生活。


来源:晚霞报2020年9月24日 星期四 总第5428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