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忆山城二三事

□ 李淮


在山城重庆住过5年,对山城的人、山城的山、山城的水、山城的雾、山城的火锅有感情,唯一是山城的交通道路令我头痛。

我12岁那年,戴个红袖套,头顶旧军帽,穿件大笼大袍绿军装在外面疯跑。母亲为了不让我在外惹事生非,强制把我从成都送到山城小姨处安营扎寨。我每天的任务是接送3岁的表弟和5岁的表妹。说起来简单,但到幼儿园的路是走20来米的石板路,全是上坡下坎路。对于打小在川西坝子长大的我是一种考验。犹记得,我一只手牵表妹一只手拉表弟,在大渡口区坡坡上一米来宽的石板路上走,两边都是沟,一不小心,摔下去就麻烦了,不残也要带点伤。每次接送,姨父又叮咛又嘱咐,弄得我无端紧张,把两个娃的小手抓得紧紧的,冬天手心里都要攥出汗水,生怕出半点差错。

15岁去山城当兵,正儿八经穿军装,一颗红心帽徽戴,两面红旗挂两边。当兵有当兵的样,遵守纪律最重要。小女兵,正值爱耍爱跑爱逛街的年龄,一天到晚“拘”在绿色军营里,成天“一、二、三、四”紧张训练,训练到腿抽筋。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星期天自由活动可以出门走走。部队军规严格,每个班每个星期天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员能够外出,出去时间有限,两个小时归队,迟回一分一秒,星期天晚上班务会上的检讨,班长的训斥,让人觉得比过五关斩六将还恼火!更要命的是如果延时归队,下一回要出门就难上加难。

部队驻在北碚黄桷树古镇,到北碚去要坐摆渡船,摆渡船半个小时一趟,如果时间掌握不好,违反纪律迟归队的现象就会出现。清楚记得一次同战友丽娜出门,贪图一碗冰粉,错过了摆渡船的时间。等我们俩嘴里品着冰粉的香甜清凉,气喘吁吁赶到嘉陵江边,摆渡船刚刚启锚离岸,我们又跺脚又擦汗,大声武气喊船快停下来,船扬长而去,剩下孤零零两个小女兵站在白晃晃的大太阳下面,江风中凌乱。

28岁时,我到沙坪坝重庆药剂学校药87干训班读书。四川省卫生厅为在职人员第一次开设干部训练班。好不容易的学习机会,一群高龄的中专生在课堂里认真学习。学校里生活单调,星期六下午两节课后,我赶公交车,上茄子溪小姨处改善生活、放松心情。沙坪坝到茄子溪要在杨家坪中转公交车,公交车人多拥挤,人们如沙丁鱼在罐头里一样挤着挨着。挤车让人烦恼,但愉快的家庭聚会是挡不住的诱惑:家长里短说道,火锅热气腾腾麻辣鲜香,小姨工作的厂里洗澡不限时间……

那天天冷下雨,小姨留我住下,让第二天一早赶回学校。温暖的家庭生活留下了心满意足的安逸,第二天清晨6点起床,吃了小姨煮的醪糟鸡蛋,我急忙出门赶车。路烂,赶车人多,踏着泥巴路紧走慢行。第一趟车顺利,7点20分就到了杨家坪公交车站了。来了两班车,我都没有挤上,心里那个急那个慌,到了难以形容的地步!第三班车终于上去了,前胸是人,后背是人,好不容易到站。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下汉渝路,跑进学校大门,跑进教室。速度虽快还是迟到了,众目睽睽之下,一贯遵纪守法的好学生在教室门口喊了报告,低头、红脸、喘息着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今年6月,我再从蓉城去山城,公交车、出租车、滴滴车、轻轨,方便快捷,再也没有忙天慌地赶车的尴尬画面出现,真好!


来源:晚霞报2020年9月25日 星期五 总第5429期 编辑:何一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