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报

故乡月儿明

□ 余震


每当念及杜甫的诗句:“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故乡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一事一人不断地在我脑海深处涌现……

暮色朦胧,月亮从东边升起来了,牛儿已经吃饱了,我与小伙伴们还在山岗上嬉戏。洁白的月光,羽毛般轻轻地落下,落在马尾松上、茶树上、盛开的杜鹃花朵上,一切美轮美奂。随着大人的召唤,我们才恋恋不舍地分了手,牵着牛儿各自回家。回到自家院子,我那年轻漂亮还未出嫁的姐姐,正在院子里斩猪草,又长又黑的辫子在月光中晃荡。母亲在厨房里正精心准备晚餐,饭菜香味满院子飘香。而劳累一天的父兄扛着锄头,踩着月光回归,汗水已经湿透了他们的衣衫。

晚饭后,槐树和葡萄架下,全家人一起在月光下乘凉,摆龙门阵,增添了许多温馨与幸福。

当月亮高悬夜空,“坝坝电影”正在村里晒坝上演,四乡八邻的人都赶来观看。谁家给老人举办寿辰,谁家儿女结婚或考上大学,为了图喜庆和热闹,于是都会雇请放电影。一场电影一般只放两部故事片,什么《喜盈门》《董存瑞》《自古英雄出少年》《少林寺》等,如果放三部故事片,那全场观众会掌声如雷。我与伙伴们蹲坐在一起津津有味地看电影,有时因剧情还会大声争论起来。电影放完后,夜已深了,年幼的我已进入了梦乡,哥哥或姐姐不得不背着我一步一步地踩着月光回家。

小学毕业时,为了提高学习成绩,老师要求我们毕业班上晚自习。两节课上完后,月光中,我们一群十一二岁的男女学生一路吵吵嚷嚷回家。特别是那些女学生,害怕有鬼,紧紧跟在我们男生后面。每当经过路边坟茔时,月光下,里面闪闪烁烁,就连我们这些胆大的男生心里也发怵,慌慌忙忙加快了脚步。上了中学后,开始住校,那时我懂事多了,知道要刻苦学习。学校晚上上晚自习,一般上到九点多钟,教室就要关电灯。然而班上一些勤奋学习的同学包括我,点燃自制的油灯,又开始继续学习。教室外月光明亮,教室内油灯飘忽,一直到十一点多钟,我们才回寝室……

如今父母已经老了,哥哥姐姐各自成了家,进入中年,儿时的伙伴和同学分散到各地。“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无论如何,我们今生今世有缘共享一轮月亮,一同与时俱进,互祝花好月圆。


来源:晚霞报2020年9月25日 星期五 总第5429期 编辑:何一东